当前位置:雷速体育比分网 > 关于文学 > 古典文学之太平御览

古典文学之太平御览

文章作者:关于文学 上传时间:2019-09-29

○冬下

○冬上

《吕氏春秋》曰:冬之德寒,寒不相信,其地不成刚;地不成刚,则冻闭不开。天地之大,四时之化,而犹不能够以不相信成物,又况人乎?

《释名》曰:冬曰上天,其气上腾,与地绝也。故《月令》曰:"天气上腾,地气下落。"

《周书时训》曰:大寒二月节,雁北乡;雁不北乡,即臣不怀忠。鹊始巢;鹊不巢,即边方不宁。野鸡始鸲;野鸡不鸲,即国乃大水。(又云:不雊,来年雷乃收声。)

又曰:冬,终也,物终成也。

又曰:处暑十112月底,鸡始乳,鸡不乳;即淫妇乱男。鸷鸟厉疾;鸟不厉疾,即国不除人。水泽腹坚;不腹坚,即言无所从。

《说文》曰:冬,终也,尽也。字从攵,。从仌。

《梁元帝纂要》曰:冬天玄英,亦曰安宁,亦曰玄冬、三冬、冬辰;天曰上天;风曰寒风、劲风、严风、厉风、哀风、阴风;景曰冬景、寒景;时曰寒辰;节曰冬辰;鸟曰寒鸟、寒禽;草日寒卉,黄草;木曰寒木、寒柯、素木、寒条。

《书》曰:申命和叔,宅朔方,曰幽都,平在朔易,(北称朔,亦称方,则三方见矣。北称幽,则南方称明从可见也。都谓所聚也。易谓岁改易于此也。平,均;在,察。政以从天常。上海市总言羲和敬顺昊天,此分别仲叔,各装有掌也。)日短,星昴,以正一之日,(日短,冬至节之日也。昴,青龙中星。以七星并见,正冬之三节。)厥民奥,鸟兽氄毛。(奥,室也。民主革新岁入此室处,以避风寒,鸟兽皆生耎毛、细毛,以自温之。)

又曰:3月春季,亦曰应钟,亦曰10月。(此时纯用事,嫌其时无阳,故曰二月。)十七月月红冬,亦曰二之日、末冬、梅月、暮节、暮岁。

又曰:冬祁寒,小民亦惟曰怨咨。

《风俗通》曰:夏宫冬律,雨雹必降;冬宫夏律,雷必发声。夫音乐至重,所感者大。故曰:知礼乐之情者能作,识礼乐之文者能述。

《诗》曰:小编有旨蓄,亦以御冬。

又曰:赵仲让为梁伯卓从事中郎,龙潜月坐庭中向日,解衣捕虱。

又曰:丰年之冬,必有大雪。

又曰:三月之应锺何?应者,应也,锺者,动也,言万物应阳而动,不藏也。(《论衡》曰:阳气动於下,而阴气应之也。)

又曰:二月纳禾稼,黍稷穜稑,禾麻菽麦。

又曰:十1月律谓之十二月何?大者,太也,吕者,拒也,言阳气欲出,阴不许也。吕之言拒者,旅抑即拒难之也。

又曰:大吕,凿冰冲冲。(冰盛水腹坚,命取冰于山林之中。冲冲,凿冰之音。寒冬夏之十10月也。)

《太玄经》曰:罔,北方也,冬也,未有形也。(罔,无也。未有形,故为罔也。言冬万物深藏黄泉。)

又曰:冬辰能够,飘风发发。(笺云:烈烈犹栗烈也。发发,疾貌。言王为酷虐惨毒之政,如冬之日烈烈矣。)

《庄周》曰:鲁遽弟子曰:"笔者得夫子之道,吾能冬爨鼎而夏造冰矣。"鲁遽曰:"是直以阳召阳,以阴召阴,非我所谓道也。"

又曰:坎其击鼓,宛丘之下。无间冬夏,植其鹭羽。(值,持也。鹥鸟之羽可感觉翳。笺云:翳,舞者所持以指麾。)坎其击缶,宛丘之道。无间冬夏,值其鹭翿。

又曰:古者民不知衣裳,夏则积薪,冬则炀之。故命之曰知生之民。

《礼月令》曰:十一月之节,日在房。昏虚中,晓张中,斗建亥位之初。其日壬癸,其高阳氏,其神水神,(昔黑帝氏以水德继天而王,故为冬帝。水正曰北方之神,故立冥为水神,佐帝颛顼於冬。)其虫介,(北方青龙,介虫之长,凡有甲之类,皆属於水,故日其虫介。介,甲也。)其音羽,(八分商去一,以生羽,数四十八,属水,认为最清物之象也。冬气和则羽声调,《乐记》曰:羽乱则危,其财匮。)律中应锺。(三月气至,则应锺之律应。应锺者,姑洗之所生,五分去一,管长四寸七分。)其味辛,其臭朽,(凡臭味苦朽者,皆属於水。)其祀行,祭先肾。(冬阴气盛寒於外,祀之於行,从辟除之类。行谓道也,祭先肾者,阴谓在下,肾亦在下,凡祀行俎,先进肾。)大雪之月,水始冰,后19日地始冻,后一日地下入大水为蜃。食黍与雁,其器闳以掩。都督以先处暑14日谒于皇上曰:"某日立冬,盛德在水。"国王乃迎冬于北郊。(迎冬为祭高阳氏叶光纪於北郊,以帝颛顼配坐,以水神白矮星三辰七宿从祀。)能够筑城邑,造宫殿,穿窦窖,修囷仓。(谓改筑城墙,创造皇城,修囷仓以备积储。)国王始裘。

又曰:宋人有盘活不龟手之药者,世世以洴澼絖为事。吴人有百金买不龟手之药,以说吴王。越有难,阖庐使之将,令与越人水战,大捷越人,裂地而封。能不龟手,一也,或以封,或不免於洴澼絖,则所用之异也。(按絖古纊字,絮也。洴澼,浣溧斫絮於水中也。洴,扶经切。澼,普历切。)

又曰:5月初气,日在尾,昏危中,晓翼中,斗建亥位之中。立春之中,虹藏不见,后二十二日气象上腾,地气下落,后17日闭塞而成冬,谨关梁,塞蹊径。(蹊径谓山泽禽兽道。)

《太公金匮》曰:夏桀之时,有芩山之水,桀常以3月发民凿山穿陵通於河。民谏曰:"12月凿山穿陵,是泄天气,发地之藏,皇上失道,后必有败。"桀杀之。期年芩山崩为大泽,汤率诸侯伐之。

又曰:十六月之节,日在箕,(长至节为四月之节。)昏营室中,晓轸中,斗建子位之初,律米白锺。(十10月气至,则黄锺之律应。黄锺者,律之始也。管长九寸,其日其音其数并同十月。)谷雨之日,鹖鸟不鸣,后四日虎始交,后12日荔挺出。十2月首气,日在南斗,(长至节为十十八月初气。)昏东壁中,晓角中,斗建子位之中。亚岁之日,蚯蚓结,后七日麋角解,后18日水泉动。是月也,祀玉帝於圆丘,(谓长至节日祀玉帝于圆丘,以高祖神尧主公配坐,以五方帝及星星及左右星官等从祀于坛。)命有司祭马步,(谓5月祭马步於大泽,用刚日。)伐木取竹箭。(此时坚成,可伐取。)

《文子》曰:冬冰可折,夏条可结。

又曰:十六月之节,日在南斗,(立春为十5月之节。)昬奎中,晓亢中,斗建丑位之初,律中山高校吕。(十12月气至,则星回节之律应。丑月者,端阳之所生,五分益一,管长八寸陆分,其日其音其数,并同小春天。)大雪之日,雁北乡,后八日鹊始巢,后五Hino雉始鸲。太岁乃命将帅讲武习射角力,(讲武角力,校武士材力。所以备田猎之礼。)国君乃厉饰执弓挟矢以猎,(厉饰,谓衣戎服尚威武以猎。)修祭禽之礼。(谓所猎得禽兽以供礻昔祭。)

又曰:民有饥者,食不重味;民有寒者,冬不被裘。与民同苦乐,即天下无哀民。

又曰:十七月首气,日在婺女,(大雪为十1月尾气。)昏娄中,晓氐中,斗建丑位之中。夏至之日,鸡始乳,后14日鸷鸟厉疾,后17日水泽腹坚,天皇亲往尝鱼,冰方盛,取而藏之。(《春秋传》曰:月在北陆而藏冰。)计耦耕,修耒耜,(寒气过,农事将兴。)出土牛以示农耕之势将。(若大寒在十7月望,则策牛人近前示其农早也。立冬在十六月晦及开岁朔,则策牛人在那之中示其农平也。夏至近满月望,则策牛人近后,示其农晚也。)天皇乃与公卿大夫共饬国典,论时令,以待来岁之宜。(《周官》建寅之月悬法於象魏,以示人四时之令都是此为准。故以建丑之月与公卿先饬之。)命有司大傩旁磔,以送寒气。(大傩为岁终逐除阴疫,以送寒气。故《周官》命方相氏率百隶索室驱疫以逐之。旁谓磔犬於门,春磔九门,冬礼大,故遍磔於十二门,所以扶阳抑阴之义。犬属金,冬金尽春兴,春为木,故杀金以助木气。)

《列子》曰:瓠巴学琴於师文,当冬而叩徵弦,以激满月,阳光能够,坚冰立散。

《礼》曰:1十月之月,命告人出多种,命农计耦耕,修耒耜,具田器。

《孟轲》曰:子产听治国之政,以其乘舆济人於溱洧。亚圣曰:"子产惠而不知为政。岁十十一月徒杠成,十1四月舆梁成,民未病涉也。"(徒杠,独木小桥,可通徒行。舆梁,通车之桥。十三月,夏7月。十五月,夏三月。)

又曰:是月也,日穷於次,月穷於纪,星回于天,数将几终,岁且改革,专其农人,无有所使。

《鹖冠子》曰:斗柄北指,天下皆冬。

又曰:开冬之月,国王乃祈来年于天宗。注云:天宗,日月星辰也。

《邓析子》曰:为君自当若冬天之阳,夏月之阴,万物自归,莫之使也。恬卧而功自成,优游而政自治。岂在振目扼腕,手操鞭朴,而后为治欤?

又曰:开冬命有司循行聚积,无有不敛,坯城堡,戒门闾。

《管仲》曰:冬作土功,发地藏,则夏多雷雨,秋霖不仅。

又曰:夫为人子之礼,冬温夏清。

《邹衍》曰:冬取槐檀之火。

又曰:冬之为言中也。中者,藏也。

《尸子》曰:冬为信,北方为冬,冬,终也。北方,伏方也,是万物冬皆伏,贵贱若一,美恶不伐,信之至也。

又曰:国子春夏教诗书,秋冬学羽籥。

《傅子》曰:夏令披裘,冬令披褐,虽有严令,终不肯从者,逆时也。

又曰:儒有居处齐庄,其坐起恭敬,言必诚信,行必笃敬。道途不争险易之利,冬夏不争阴阳之和。

《韩非》曰:帝尧之王天下,一之日鹿裘。

又曰:昔者先王未有皇城,冬则居营窟,夏则居橧巢。

又曰:管仲、隰朋从桓公而伐孤竹,春往冬返,吸引失道。管敬仲曰:"老将可用也",乃放大将而随之,遂得道。行山中无水。隰朋曰:"蚁冬居山之阳,夏居山之阴,蚁壤一寸而仞有水。"乃掘地,遂得水。

《大戴礼》曰:大吕听狱论刑者,所以正法。

《荀卿子》曰:天不为人之恶寒而辍其冬。

又曰:方冬八月,草木落,庶虞藏,五谷必入于仓,於时有事蒸于皇祖考,息国老三人,以成冬事。

《医林纂要》曰:以冬铄胶,以夏造冰,天道无私就也,无私去也。能者有余,拙者不足。(言以非时,铄胶造冰难也。成天道无私就,无私去,能行道者有余,无法者不足。)

又曰:司空军司令部冬,以制度制地事,准揆山林,规表衍沃,畜水行,表灌浸,以节四时之事。理地远近,以任民众力量,以节民食。

又曰:贫人冬则羊裘蔽体,短褐不掩形,而炀灶口。严节之阳,清夏之阴,万物归之而莫使之然。(冬辰仁,物归阳,夏季猛,物归阴,非使之然,自如是也。)

又曰:古者,君主常以穷节考德,以观治乱。德盛者,治也,德不盛者,乱也。德盛者,得之也,德不盛者,失之也。

又曰:稷辟土垦草,感到百姓力农,然无法使禾冬生。岂其人事不至哉?其势不可也。

《周礼》曰:小司寇:开冬祀司民,献民数於王,王拜受之,以图国用而进退之。(司民星谓干将角也。)

又曰:开冬之月,招摇指亥,爨松燧火。

又曰:凌人掌冰,正岁十有12月斩冰,三其凌。(正岁,暮冬水星中;立春,冰方盛之时。《春秋传》曰紫炁星中而寒暑退。凌,冰室也。三之者为消释度也。三其凌,三倍其冰。)

又曰:冬为权,权者,所以权万物也。

又曰:占梦职,季冬聘王梦,献吉梦於王,王拜而受之。(聘,问也。梦者事之祥,凶吉之占在星球。季冬季穷於纪星回於天,数将几终。於是发弊而问焉,若休庆之云耳。献群臣之吉梦於王归美焉。《诗》云,牧人乃梦,众维鱼矣,旐维旟矣。此所献吉凶。)

又曰:阊阖风,四二十五日不周风至,四十六日广莫风至。不周风至则修宫殿,缮边境城市。(大寒节土功其始,故治皇宫,修边境城市,备寇难也。)广莫风至则闭关梁,断刑罚。(象冬闭藏,不通过海关梁也。罚刑之疑者,於是顺时而决之。)

又曰:天府掌清祀陈玉,以贞来岁之美恶。郑玄注曰:问事之正曰贞,问岁美恶,谓问於龟。

又曰:古之君人者,其惨怛於民也。国有饥者,食不重味;民有寒者,冬不披裘。冬伐薪蒸,感到民资。(大者曰薪,小者曰蒸。资,用。)

又曰:大吕,丑之气,十1月建丑,而辰在玄枵。

又曰:北方水也,其姬乾荒,(姬乾荒,轩辕氏之孙,以水德王天下,号曰高阳氏,死托田祀于北方也。)其佐北方之神,执权而治冬。

又曰:冬官,其属六十,掌邦事。

又曰:冬行春令泄,(象春气布散发泄也。)行夏令旱,行秋令雾。

又曰:以玉作六器,以礼天地四方。以玄璜礼北方。(注曰,礼,北方谓黑精之帝,高阳氏北方之神配食焉。半璧曰璜,象冬闭藏地上无物,惟天半见。)

又曰:太阴理秋,则欲修备缮兵。(金德断刚,故修兵也。)太阴理冬,则欲猛毅刚烈。(梅月闭固,水泽冰,故刚烈。)

又曰:冬见曰遇。(遇者偶也。义取不期而偶至,大行人云,冬遇以协诸侯之虑。)

又曰:北方之极,自九泽穷夏晦之极,北至令正之谷,(九泽,北方之泽。夏,大也。晦,暝也。)有冻寒、积冰、雪雹、霜霰、漂润群水之野。姬乾荒,北方之神之所司者,万二千里。(高阳氏,轩辕黄帝之孙也,以水德王天下,号为高阳氏,死为北方水德之帝。其神冬神者,金天氏有適子曰昧,为水神师,死祀为主水之神也。)

《传》曰:公叔、定叔出奔卫,八年而复之。曰:"不可使共叔无后。"使以十每年工资。曰,上冬也,就盈数焉。

《月令》曰:申群禁,固闭藏,修障塞,缮关梁,禁外徒,断刑罚,守门闾,大搜客,止交游,禁夜乐,早闭晏开,以索奸人,已得,报之必固,天节已几,刑杀无赦,虽有盛尊之亲,断以法度。毋发藏,毋释罪。

《传》曰:酆舒问於贾季曰:"赵宣子、赵文王孰贤?"对曰:"赵幽缪王冬天之日,赵浣夏季之日。"(冬天可爱,朱律可畏。)

又曰:11月失掉政权,7月草木不实。

《尔雅》曰:冬为上天。(言时无事,在上临下。孙炎曰:冬日藏物,物伏於下,天清於上。)

《语林》曰:羊稚舒冬季酿酒,令人抱瓮,弹指复易人,速成而味好。

又曰:冬为玄英。

《说苑》曰:姬朔天寒凿池。宛春谏曰:"天寒起役,恐怠民也。"公曰:"寒乎?"春曰:"公衣狐裘,坐熊席,是以不寒;民寒甚矣。"公乃罢役。

又曰:冬为平安。(四时之外号。《尸子》感觉太平祥风名。)

《世说》曰:石崇为客冬天设萍齑,王恺乃密贿崇帐下军机章京及御车人,问所以。对曰:"萍齑是捣韭根杂以麦苗耳。"

又曰:冬猎为狩。(狩,守也。冬物毕成,围守取,无简择。)

殷芸《小说》曰:晋汉世宗即位,时年十三四,冬日昼日不着复衣,但着单绢裙衫五六重,夜则累茵褥。谢公云:"体宜令有常。天子昼过冷,夜过热,非摄养之术。"帝曰:"夜静故也。"谢公叹曰:"上理不减先帝。"

《易通卦验》曰:亚岁,鱼负冰。郑玄曰:鱼负冰,上近冰也。

崔鸿《前赵录》曰:王延七虚岁事母,母仲冬思生鱼,杖延流血。延寻辽河扣凌而哭,得鱼而馈母。

《易通统图》曰:日冬行北方黑社会,曰北陆。

《山海经》曰:锺山之神,名曰烛九阴。(烛,龙也,是烛九有因名云。)视为昼,瞑为夜,吹为冬,呼为夏。不饮不食不息,息则为风。身长千里。

京房《易》曰:冬至节坎王,广莫风用事,人君决大刑,断狱讼,缮皇宫。

《地镜经》曰:十十二月底,草木唯有枝叶垂者,下有美玉。

《太守大传》曰:殷以涂月为十一月。

蔡邕《月令章句》曰:冬,终也,万物於是终也。

又曰:周以长至为8月。

崔寔《三人月令》曰:5月农事毕,五谷既登,家备储畜,乃顺时令也。

又曰:北方者,何也?伏方也。伏方也者,万物之方伏。物之方伏,则何以为之冬?冬者,中也。中也者,物方藏於中也。故曰北方冬也。阳盛则吁荼万物而养之外也,阴盛则呼吸万物而藏之内也。(吁荼气出而温,呼吸气入则寒。温则生,寒则杀也。)故曰,呼吸也者,阴阳之连通,万物之始终。

《祠令》曰:涂月藏冰,春天开冰,并用黑牡秬黍,祭司寒之神於冰室。其开冰加以桃弧棘矢,设於神座。

《太尉大传》曰:冬者,昴昏中,可以消灭,盖藏,田猎,断伐,当告乎太岁,而国君赋之民。故皇上南面而视四星之中,知民之缓急;急则不赋籍,不举力役。故曰"敬授民时",此之谓也。

又曰:三二十日祀,祀行以冬。

又曰:辩在朔易,日短,朔始也。

汉·桓谭《新论》曰:墨西金边境市民以二之日不火食七月,虽有病魔急缓,犹不敢犯,为介子推故也。

《传》曰:国君以冬命三公,谨盖藏,闭门闾,固封境,入山泽田猎,以顺天道,以佐冬固藏也。

汉·崔实《政论》曰:仆前为五原大将军,大老粗不知缉绩,冬积草伏卧在那之中,若见吏,以草缠身,令人酸鼻。吾乃卖储峙,得二十余万,诣雁门、广武迎织师,使巧手作机乃纺,以教民织。

《诗含神雾》曰:魏地处星回节之位,土地平夷。

《汉书》曰:于定国饮酒至数石不乱。长至治狱请谳,饮酒益精明。

又曰:唐地处小阳春之位,得常山太岳之风,音中羽,其地磽确(上苦交切,下苦角切。)而收,故其民俭而好畜,此唐尧之所起。

《辽朝书》曰:定安祖父经,为郡县看守,案法平正,务存宽恕。每十一月上状,恒流涕随之。尝称曰:"弗洛勒斯海于公高为里门,而其子定国卒至军机章京。吾决狱六十年矣,虽不比于公,其庶乎!子孙何须不为九卿耶?"故字诩昇卿。

《三礼义宗》曰:冬天壬癸者,壬,任也,癸,揆也,言万物更任生於鬼途,都有法例也。

晋·皇甫谧《玄晏春秋》曰:余家贫,昼则愍於劳作,夜则甘於寝寐,以三时之务,卷帙生尘,箧不解缄,唯大吕末才得一旬学尔。

又曰:十三月立春为节者,亦形於白露,故谓之小,言时寒气犹未是极也。春分为中者,上形於小,故谓之大。自十1月一阳爻初起,至此始彻,阴气出地方尽,寒气并在上,寒气之逆极,故谓大暑也。

晋《嵇康集序》曰:孙登於汲郡北山土窟中住,夏则编草为裳,冬则长头发自覆。

《逸礼》曰:冬则衣黑衣,佩玄玉,乘玄辂,驾铁骊,载玄旗,以迎冬于北郊。其祭先豕,居明堂后庙,启北户。

《论衡》曰:夫云出於丘山,降散则为雨矣。人见从上,则谓之天夏至。冬日天寒,则雨凝为雪。皆由云气发於丘山,不从天降集於地,明矣。

《春秋繁露》曰:冬气衰,故藏。

《瑞应图》曰:芝草常以二月生,春夏紫,秋白,冬黑。

又曰:木有变春凋冬荣,此徭役众,赋敛重也。

《历义蔬》曰:大寒,月之初气也,阴气小极,故曰冬至节。小雪,月之中气也,言十八月已半,阴气大极,故曰立夏。

《春秋考异邮》曰:冬风曰广莫风。

《三辅决录》曰:孙辰,字允公,家贫不仕,居杜城中,织箕为业。明《诗》、《书》,为郡功曹。复月无被,有藁一束,暮卧当中,旦收之。

《春秋感精符》曰:天统。十七月建子,天始施之端也。谓之天统者,周感觉正。《汉书》记律,黄钟为天统。

《会稽典录》曰:盛吉为廷尉,每至四月,罪囚当断,其妻执烛,吉持丹笔,相向垂泣。

《史记》曰:汉高祖既定天下,叔孙通定朝仪。群臣朝,1月仪於储秀宫,执戟尊卑次序,诸侯王以下莫不震恐。帝曰:"吾乃前几天知为太岁之贵也。"

《齐民要术》曰:小阳春之月,天气上腾,地气下跌,天地不通,闭塞而成冬。劳农以止息之。(党正属民饮酒,正齿位次序也。)

《前汉书》曰:魏相上书曰:"河神姬乾荒,乘坎执权司冬。"(张晏曰:水为智,智者谋,谋为重,故为权。)

《千金食治》曰:十7月十二日沐浴,转除罪瘴。

又曰:东方朔上书云:"臣朔年十三,读书三冬,文学和管工学足用。"

干宝《搜神记》曰:北周112月十18日,以豚酒入灵女庙,击筑而奏上弦之曲,连臂蹋地,歌赤凤来,乃巫俗也。

又曰:冬,民既入,妇人同巷相从夜绩。女工人八月得四19日必相从者,所以省费燎火,同巧拙而合民俗也。

《皇览冢墓记》曰:九黎氏冢在东郡寿张县阚城中,人常以十月朔,望见有气如匹绛,自上属下,号曰九黎氏旗。

又曰:龚遂为渤海军机大臣,劝民冬益收果实菱芡,民皆赖之。

《独异志》曰:晋武帝哭羊祜,长至涕泗交下,凝须为冰。

《续汉书》曰:严延年,字次卿,为深圳提辖,仲冬传属县囚会府下,流血数里,海南号为屠伯。

《博物志》曰:吴国有田夫,常衣敝缊,仅以过冬,暨春,每自曝於日,不知天下有广厦奥室,绵纊狐貉。顾谓其妻曰:"负日之暄,人莫知者,以献吾君,将有重赏。"

又曰:宋均为临沂守,十二日一听事,冬以日中,夏以平旦。

《庚申占》曰:人君当以冬时,候辰星为政,则辰星见伏以时。太岁当以冬时赏死事,恤孤独,察阿党,谨盖藏,修聚积,坯城墙,戒门闾,修键闭,慎管籥,固封疆,备边境,防要塞,谨关梁,塞蹊径,饰丧纪,不为淫泆,命伏藏之处,讲武习射御角力战事,省妇事,则辰星顺行矣。人君淫泆,非道纵恣,不禁近习,不恤刑狱,起众发征,开泄藏气,则辰星失行。伏见有的时候而有芒角,则民多疾疫,随之以丧亡,国不昌也。人君以冬时行春令,则岁星之气干之,色青而君忧,刑狱变动,生死不当,地疏不密,人乃流亡,虫蝗为灾,水泉咸竭,民多疥疠,胎夭多伤,国多固疾,断狱官凶。以冬时行夏令,则荧惑之气干之,色赤而小昧,刑祸并起,兵旱荐臻,国多风暴,方冬不雪不寒,氛雾冥昧,雷乃发声。以冬行秋令,则太白之气干之,色白而有芒,野战并作,狱讼军旅同有时候而兴,霜雪不经常,小兵时起,土地侵削,四鄙入保。

《隋唐书律历志》曰:日行北陆谓之冬。

《辇下岁时记》曰:此月户部奏,大阅天下贡物於都堂,其日放朝,宰相与百官皆赴户部宴馔,临时特盛。开元中,曾以大阅12日贡物赐高满堂甫,九州任土尽归人臣之家。国史书其事也。

又曰:严冬之月,星回岁终,阴阳以交,劳农业余大学学腊,先腊二日大傩,谓之逐疫。(《汉旧仪》曰:姬乾荒有三子而去为疫鬼,一居江水是为虎,一居苦水为罔虺蜮,一居人皇宫区隅,善惊小儿。《月令章句》曰,日行北方之宿,北方大阴,恐为所抑,故命有司大傩,所以扶阳抑阴也。卢植注《礼记》曰,所以逐衰而迎新也。)

晋·陆机《感时赋》曰:悲夫冬之为气,亦何憯懔以无声。天悠悠其弥高,雾郁郁而宁静。夜绵邈其难终,日晼晚而易落。敷曾云之萎蕤,坠零露之挥霍。寒冽冽而浸兴,风谡谡而屡作。(谡,起也。所六切。)

又曰:是月也,立土牛三头於国都郡县城外丑地,送立冬。(《月令章句》曰:是月之会建丑,子鼠寒将极,故出其物类形象,以示送达之,且以升阳也。)

陆云《岁暮赋》曰:沦重阳节於潜户,征积阴於司寒。

《西汉书》曰:锺离意辟大司徒侯霸掾,诏令部送徒诣温哥华,时冬寒,徒病不可能行,路过弘农,辄移属县使作徒衣,县无语与之,上书言状,意亦具以闻。光武得奏以见霸,曰:"君所使掾,何乃仁於用心,诚良吏也。"

袁宏《北征赋》曰:于时天高地涸,木落水凝;繁霜夜洒,劲风晨兴。日暖暧其已颓,月亭亭而虚昇。

又曰:汝南旧俗,五月飨会,百里内县皆赍牛酒,到府宴饮。

鲍照《舞鹤赋》曰:穷阴杀节,急景凋年。凉沙振野,箕风动天。悠悠苦雾。皎皎悲泉。冰塞长河,雪满群山。既而昏雰夜歇,景物澄廓,星翻汉回,晓月将落。感寒鸡之早上,怜霜雁之违漠。临惊风之萧疏,对时间之照灼。

又曰:段颎《对桓帝讨先零、东羌术略》曰:三冬两夏,足以破之。

傅玄诗曰:寒冬时悲凉,猛寒不可胜。严风截人耳,素雪坠地凝。林上海飞机创设厂霜起,波水自生冰。未夕结重衾,崇朝不敢兴。

又《东观汉记》曰:黄香父兄,举孝廉,为郡五官,贫无奴仆,香身执勤勉,冬无袴袴,而亲极滋味。

鲍照《登岘山诗》曰:良月十一月交,杀盛阴欲终。风冽无劲草,寒盛有凋松。军井冰昼结,士马毡夜重。晨登岘山首,霜雾凝未通。

《魏略》曰:颜斐,字文林,为京兆尹,课民当输租时,车各因便致薪两束,为冬寒冰炙笔砚,风化大行。

王褒《岁暮诗》曰:岁晚悲穷律,他乡念索除。寂寞灰心尽,恣虐对待生意余。产空交道绝,财殚密戚疏。空悲赵一赋,还著虞信书。

又曰:贾逵世为著姓,少孤贫,冬常无袴。

古典艺术学原来的文章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网络,转发请证明出处

又曰:吉茂,字叔畅,从少至长,冬则披裘,夏则短褐,臣役内人,一无所获。

又曰:邴原就师学,一冬讲《孝经》《论语》,自在龆龀有异。及长,金玉其行。

又曰:董遇好学,人从学,遇不肯教。曰:超过读书百遍而义自见。从者云:磨难得暇日。遇曰:当以三余:冬,岁之余;夜,日之余;雨,时之余。

《吴志》曰:左台太尉孟宗有孝心,母性嗜笋。及母亡,亚岁至,宗入林哀泣而笋生,得以供祭奠。

《晋书》曰:王敦素惮周顗,每见辄面热,虽复龙潜月,扇面不得休。

又曰:吴隐之复月无被,常盖衣披絮,勤苦同於贫庶。

又曰:公孙凤,字子鸾,隐昌黎之九城山,冬夜草布,寝处森林,弹琴吟咏,陶然自得。

又曰:刘殷母王氏,盛冬思堇而不言,食不饱者一旬矣。殷怪而问之,母言其故。殷时年七虚岁,乃於泽中恸哭,声不绝者半日,於是忽若有人云,止声。殷收泪视地,便有堇生焉,因得斛余而归。

《宋书》曰:朱百多年与孔觊友善,百多年家室素贫,母以复月亡,衣并无絮,自此不衣绵帛。尝寒时就觊宿,衣悉夹布,饮酒眠,觊以卧具覆之,百余年不觉也。既觉,引卧具去体,谓觊曰:绵定奇温。因流涕悲恸,觊亦为之感伤也。

《齐书》曰:沈瑀为镇江从事,湖熟县哀牢山埭高峻,冬月国有行旅认为艰。明帝使瑀循行,乃开四港,断行客就作,二13日便办。

又曰:齐孝子王虚之庭中白蒂梅树,隆冬三实,又每夜所居白光如烛,墓左树柰,一冬再实。时人咸以为大同所致。

梁安城王秀为郢州大将军,务行德义,每畅月,常作袴襦,以赐贫冻者。

又任昉素贫穷,卒后,其子西华冬月著葛帔练裙。道逢平原刘孝标,泫然矜之,谓曰:"作者当为卿作计。"乃著《广绝交论》,以讥其旧交也。

《吴越春秋》曰:越王念复吴怨非一旦也,苦身劳心,夜以接日,目卧则攻之以蓼,足寒则渍之以水,冬则抱冰。

《韩诗外传》曰:冬不浴,非恶水,清有余也。

《穆皇上传》曰:大吕辛丑,皇帝冬游,饮于留祁,射于丽虎,读书于藜丘。(君举必书也。藜音犁。)西灵圣母献酒于太岁,奏广乐,太岁遗其灵鼓,乃化为黄蛇。(《周礼》曰,灵鼓四面。《洪范》以为鼓妖。)

嵇康《高士传》曰:善卷,古之巨人也。舜以全世界让之。善卷曰:"予立宇宙之中,冬则衣皮毛,夏则衣絺葛,何以天下为哉?"

《汝南先贤传》曰:周举为并州都督,阿瓜斯卡连特斯一郡旧俗以介子推焚骨,有龙忌之禁,至其亡月,咸言神灵不乐举火。由是大老粗每至冬中辄元月上已,莫敢烟爨,老少不堪,岁多死者。举既到,乃作吊书,以置子推之庙,言盛冬止火,残损人命,非贤者之意,以宣称愚民,使还温食。於是众惑稍解,风俗颇革。

《列士传》曰:孟尝君食客三千人,齐市有乞食冯谖,经冬无袴,面有饥色。

皇甫谧《高士传》曰:焦先,字孝然,冬夏不着衣,卧不设席。

《祢衡别传》曰:3月朝黄祖於艨冲舟上,会设黍臛,衡年少在坐,黍臛至,先自饱,食毕,抟弄戏掷,其轻渎如此。

《列仙传》曰:丁次都不知何许人,为辽东丁氏作人,丁氏尝置葵,问曰:"冬何有葵?"云从日南买来

《佛祖传》曰:王仲都,崇左人,少修道术。元帝时常以严冬单衣载驷马车於上林火奴鲁鲁池,环冰而驰,御者狐裘犹寒振欲死,而都无变色,背上蒸气休休然。

师觉《孝子传》曰:王祥少有道德,早失母,后母憎而谮之,祥孝弥谨。盛寒河水坚冰,网罟不施,母欲得乌贼,祥解褐扣冰求之,忽冰小开,有双鱼骑行,祥垂纶而获之。时人谓之至孝所致也。

宋躬《孝子传》曰:何子平事母至孝,母丧,年六十,有孩子之慕,夏避清凉,冬不衣絮。

盛弘之《临安记》曰:宜都银山有风穴,大数尺,名风井,夏则风出,冬则风入。樵人有冬过者,置笠穴口,风吸之,经日还长阳溪而得笠。

古典法学原来的书文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网络,转发请注明出处

本文由雷速体育比分网发布于关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古典文学之太平御览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