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雷速体育比分网 > 关于文学 > 孔雀终不敌凡鸟,她对凤哥儿说的话揭发了其为

孔雀终不敌凡鸟,她对凤哥儿说的话揭发了其为

文章作者:关于文学 上传时间:2019-10-30

《红楼梦》是一本为人处世的智慧奇书,让我们在对《红楼梦》的解读中找到人生真谛、处世智慧。

话说在秦可卿发丧期间,贾家众族人都在铁槛寺歇了,独凤姐嫌不方便,便带着宝玉,宝玉又拉扯着秦钟,伴着几个陪同,一行人来到了因馒头做得好而得了诨名“馒头庵”的水月庵。

馒头庵的住持净虚在红楼梦里出场次数不多,但别轻易小瞧了这个人物,她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决定了凤姐今后的命运,凤姐今后是成龙上天还是成蛇钻草,可以说就是她度化的。

在水月庵发生了以下两件事:

净虚首次被提到是由周瑞家的口说出。有一次周瑞家的奉薛姨妈之命前去给荣国府的各位小姐们送宫花,送到惜春处,周瑞家的看到馒头庵的尼姑智能正在和惜春玩儿,就问智能儿:

1、水月庵老尼姑净虚请求借助凤姐和贾府的势力,为李衙内求娶张家金哥小姐,摆平长安守备。

“你是什么时候来的?你师父那秃歪剌往那里去了?”……周瑞家的又道:“十五的月例香供银子可曾得了没有?”智能儿摇头儿说:“我不知道。”惜春听了,便问周瑞家的:“如今各庙月例银子是谁管着?”周瑞家的道:“是余信管着。”惜春听了笑道:“这就是了。他师父一来,余信家的就赶上来,和他师父咕唧了半日,想是就为这事了。”

2、秦钟与智能儿这两个思慕已久的人儿得空开了车。

这段话有三点隐约交代了馒头庵住持净虚为人的不端。

花开两朵,各表一只。虽然大家更想看老司机飙车,花花却胸怀郁结之气,要把这头一遭事儿说道说道,金哥小姐是谁?三家是什么关系?这好好的金哥小姐如何置身到了舆论风暴的中心?

1、周瑞家的为何把一个极为不雅的称号“秃歪剌”(意思是品行不端、不正经的人)套在了净虚这个老尼姑身上呢?

老尼便趁机说道:“我正有一事,要到府里求太太,先请奶奶一个示下。”凤姐因问何事。老尼道:“阿弥陀佛!只因当日我先在长安县内善才庵内出家的时节,那时有个施主姓张,是大财主。他有个女儿小名金哥,那年都往我庙里来进香,不想遇见了长安府府太爷的小舅子李衙内。那李衙内一心看上,要娶金哥,打发人来求亲,不想金哥已受了原任长安守备的公子的聘定。张家若退亲,又怕守备不依,因此说已有了人家。谁知李公子执意不依,定要娶他女儿,张家正无计策,两处为难。不想守备家听了此言,也不管青红皂白,便来作践辱骂,说一个女儿许几家,偏不许退定礼,就打官司告状起来。那张家急了,只得着人上京来寻门路,赌气偏要退定礼。我想如今长安节度云老爷与府上最契,可以求太太与老爷说声,打发一封书去,求云老爷和那守备说一声,不怕那守备不依。若是肯行,张家连倾家孝顺也都情愿。”

2、周瑞家的问起香火钱,智能对此一问三不知,可知净虚一手遮天独断专行,经济大权自己掌控。

古人实诚,把自己的家底儿都亮在门口,在门口走一走,暗中观察观察对方的“门当”与“户对”,就可以为孩子定下终身大事。就是下面这两个物件儿。

3、从惜春诡谲一笑和她说的“咕唧”这个意谓偷偷摸摸的贬义词可知,看透一切早熟的惜春也对净虚此人印象不佳。

上:门当  下:户对

由于曹公交待某些事情总是含而不露隐而未显,所以,仅仅从这段话就要让我们看透净虚这个貌似超然于红尘之外的老尼姑,那就等于隔着面纱去看清一个人的面孔一样,是远远不够的,是无法看清此人的真面目的。

原本门当户对,不久就能举案齐眉,白头偕老的二人,遭遇飞来横祸,已经是很惨了。却不知命运的黑手并未放过他们。凤姐着心腹来旺儿借贾琏名义,给长安县节度使修书,言净虚之所云,不出两日事情就办妥了。原文这么说:

不过,曹公还是通过一次净虚与王熙凤的对话,不着痕迹狠狠揶揄嘲弄了净虚这个可笑可恶的奇葩存在。

凤姐便命悄悄将昨日老尼之事,说与来旺儿。来旺儿心中俱已明白,急忙进城找着主文的相公,假托贾琏所嘱,修书一封,连夜往长安县来,不过百里路程,两日工夫俱已妥协。那节度使名唤云光,久见贾府之情,这点小事,岂有不允之理,给了回书,旺儿回来。且不在话下。

有一次,王熙凤为秦可卿出殡,来到馒头庵休息,当时净虚正因一个叫张财主的香客托她办的一件事发愁,正不知找谁帮忙解决这件极为损阴德的破事为好,凤姐的从天而降让老尼喜出望外,她顿时有了主意,她打算找凤姐帮忙,就对凤姐说了一段毫无逻辑破绽百出的话:

权势之下,三家的事情走向毫无疑问按李衙内所想发展。他恐怕还在乐滋滋的想找个黄道吉日去张家迎娶心心念念的金哥。却不知金哥却是个传奇烈女子:

“他有个女儿小名金哥,那年都往我庙里来进香,不想遇见了长安府府太爷的小舅子李衙内。那李衙内一心看上,要娶金哥,打发人来求亲,不想金哥已受了原任长安守备的公子的聘定。张家若退亲,又怕守备不依,因此说已有了人家。”谁知李公子执意不依,定要娶他女儿,张家正无计策,两处为难。不想守备家听了此言,也不管青红皂白,便来作践辱骂,说一个女儿许几家,偏不许退定礼,就打官司告状起来。”

老尼达知张家,果然那守备忍气吞声的受了前聘之物。谁知那张家父母如此爱势贪财,却养了一个知义多情的女儿,闻得父母退了前夫,他便一条麻绳悄悄的自缢了。那守备之子闻得金哥自缢,他也是个极多情的,遂也投河而死,不负妻义。张李两家没趣,真是人财两空。

净虚向凤姐道事情的经过,简言之就是一女两家求。但是老尼这段话里处处是漏洞,凤姐虽然情商不高,智商还算可以,也竟然被她漏洞百出经不起推敲的胡言乱语,给瞒混过去了。

真是可怜,可叹。有情有义的一对苦鸳鸯在几人的翻云覆雨手下双双殒命。未过门的金哥小姐是个耿直girl,认死理儿,一条绳索--“自挂东南枝”,守备之子“多情”“闻言”投河--“举身赴清池”。这与汉乐府中的《孔雀东南飞》刘兰芝和焦仲卿的结局几乎一样。(兰芝即为新妇,仲卿为府吏)

按老尼对凤姐说的话就是:张家就对前来求亲的李家说,小女早已许配给了守备家了,委婉地拒绝了李家。谁知李家势力大,对已经卸任的司令官家不放在眼里,“定要娶他女儿。”老尼这句话,一时还辨不出真假。貌似张财主这样说合乎情理,毕竟守备家已经婚聘在先。

其日牛马嘶,新妇入青庐。奄奄黄昏后,寂寂人定初。“我命绝今日,魂去尸长留!”揽裙脱丝履, 举身赴清池。

府吏闻此事,心知长别离。徘徊庭树下,自挂东南枝。

但是老尼接着向凤姐说:“张家正无计策,两处为难。不想守备家听了此言,也不管青红皂白,便来作践辱骂,……就打官司告状起来”老尼的段话就禁不起推敲大有破绽,只能糊弄小学生了。

最后的兰芝

老尼姑的话里头有几处大大的不合逻辑毫无道理之处:

兰芝在即将嫁人的黄昏,趁人不注意,投水明志。仲卿终于知道是自己错怪了,追悔莫及。可是世上已无兰芝,仲卿焉能独存?于是,在两人曾牵手依偎的庭院里追随了兰芝。

其一、既然张家是对李家说小女早已许配给了守备家了,委婉拒绝了李家。那么,他得罪的也就只有李家,何来的“两处为难”呢?

焦刘二人是有过一段幸福甜蜜的过往的。可以想象的到,两人新婚时也曾“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每日清晨兰芝“小轩窗、正梳妆”,仲卿在旁观赏;也曾在仲卿短暂外出时,兰芝晚上对着月亮,诉说思念--“香雾云鬟湿, 清辉玉臂寒”。而金哥和守备之子,两人可能从未见过面,只是听家里人说起:姑娘是如何如何的贤良淑德,公子是如何如何的温润如玉。彼此充满着憧憬和向往,幻想着拥有焦刘二人曾有的幸福,并能延续到“白发谁家翁媪”。只是不堪命运的折磨,走了焦刘的老路。徒留一声叹息。

其二、怎么可能守备家听说了李家要强娶金哥,便“也不管青红皂白,……就打官司告状起来”?

待字闺中的金哥

经小编揭穿了他的谎言后,现在看出来了吧,真相不是老尼所说的“张家正无计策,两处为难”,而是张家惧怕并且羡慕李家在当地的强大势利,守备家此时已卸任,已经无权无势了,故李家才敢有恃无恐来提亲,张家也因此才会答应李家的求亲,然后向守备家提出退亲,并把定礼退还给守备家。张家这样做就明显理亏。

花花认为,曹公是很怜惜和敬佩焦刘二人的,他一定是被“多谢后世人,戒之慎勿忘”中的被告诫、被警醒的后世人。所以他在描绘干净女儿世界的时候,给他们带有叹息的灵魂,留下一缕墨香。

而 守备家已经与张家婚聘在先,现在自然不会平白无故张家说退亲就退亲,只是觉得张家如此势利眼,气愤不过,守备家才会对张家大动干戈,一纸诉状将张家告上法庭。

此案如果走正常司法途径的话,诉讼结果的赢家必定是原守备家无疑了。情况的发展,让土豪张财主始料未及,于是不惜花重金求神通广大的净虚帮忙。

那么净虚难道是老糊涂了,所以把此事说得如此含混不清颠倒是非黑白?

当然不是了。原因很简单,无非是收人财物,吃人嘴短,

虽然张财主家不在理,但净虚收了张财主家的银两后,便昧着良心罔顾事实,站在张家一边替张家说话,以混淆凤姐的视听,似乎一切都是守备家的错,以便求得凤姐赶快把事办完,故用此言遮饰,好让张家顺利与原守备家退亲,然后把女儿嫁给强势的李家。

前面说过,曹公通过这段对话,意在不着痕迹狠狠揶揄这个名义上打着超然世俗的尼姑旗号,实则不净不虚的伪老尼,隐晦地告诉了我们这个奇葩何以能一直在馒头庵混下去的原因:坑人蒙人,是他维持生计的两个手段。

坑人,张金哥与守备之子一对恩爱鸳鸯,被他胡乱来了个棒打鸳鸯散;蒙人,有例子有真相,眼前他对凤姐胡说八道的一番话,乃至于把智商极高的凤姐都给蒙骗了过去。

这种人为了维持生计,昧着良心坑蒙骗无所不用其极,够黑够坏够可恶吧?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天理昭彰,这种害人骗人的奇葩还能存在这么久,一定不会有好下场,你觉得呢?

纯原创,抄袭必究。我是《好看的红楼梦》作者诗绿凤,每天给你新鲜营养的红楼妙解。

红尘三千,不问风雨,只道本真。

更多精彩,请关注:诗绿凤细讲红楼梦

本文由雷速体育比分网发布于关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孔雀终不敌凡鸟,她对凤哥儿说的话揭发了其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