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雷速体育比分网 > 文学小说 > 地心洪炉,狂人之梦

地心洪炉,狂人之梦

文章作者:文学小说 上传时间:2019-09-20

这个故事被命名为狂人之梦是很贴切的,故事中所涉及的那个狂人,是我所遇到的所有狂人之最。 在我的整个冒险经历之中,遇到的狂人实在可以说是太多了,这些狂人之中,集中了人类所有的恶劣品性,他们的理智完全被疯狂。贪婪、强烈的权力欲所奴役,于是生出了要改变人类历史或是控制整个地球这样的疯狂念头来。 这样的狂人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始终是存在着的,远的不说,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始作俑者,那可真是狂到了极至。但即便疯狂如希特勒者,他们的疯狂愿望也因为并没有最现代最先进的科技支持,更违背绝大多数人的意愿,最后而以失败告终,这是不争的历史事实。 设想:如果有一个希特勒式的狂人(这样的狂人实际上很多,只是因为许多的狂人并没有让他发狂的外部条件),在得到了某种外来力量或者是人类所创造的最尖端力量的支持之后,他会做什么? 我知道有一个名叫杰弗生的科学家,当他还是美国麻省工学院的一名教授时,我们绝对不能怀疑他的人格不完整,哪怕后来他非常意外地得到了一个外星人停留在空中的地球工作站,而他同时也发现,只要将这个空中平台上的任何一样成果拿到地球上,这项成果绝对可以让他获得当年的诺贝尔奖。也就是说,他有可能在一百年内独占这一奖项。那时,他仍然是非常理智的。但后来,他发现了一件可以说非常不幸的事,那些外星人有一种力量可以使得整个地球毁灭,而那些外星人是极其善良的人种,他们在进行这件事时,崇高的人格力量发生了作用,他们以自杀这种极端的方式终止了这项行动。杰弗生掌握了这种力量,也就是掌握了主宰整个人类的力量,于是,他疯狂了。这个故事记录在《地心洪炉》之中。 我所知道的另一个狂人名叫巴曼,本人是一名海军少将,他在一次例行的海底航行之中发现了外星人留下的一些东西,从而知道地球上的陆地原是一个整体,后来,那些外星人制造了一次大爆炸,使得陆地变成了现在这种状态。他于是准备制造另一场大爆炸,达到重新分布陆地的目的。这个故事记录在《游戏》之中。 从古至今,不知有多少狂人做着主宰全人类的春秋大梦。现在我要记述的狂人,所做的是一个同样的梦,只不过他准备用以控制全人类的工具却是人而不是物。 这个故事其实是紧接着《大阴谋》那个故事的,两个故事原本就是一个整体,只是因为太长,我才分成了两个故事。

地心洪炉--第七部:外星人的一封信 第七部:外星人的一封信 人类就算登陆了火星,而仍然不能设法防止一场风暴的话,那等于是一个西服煌然的人,腹中因饥饿而在咕咕叫着一样。 藤博士顿了一顿,见没有人再反对他的话,才继续道:“我到了这里,立即致力研究,我发现这里的资料,几乎能够准确地预测每一次地震将要发生的时间和地点!” “而且,来自别的星球的人提出了一个理论,说地球迟早会毁灭的。” 藤博士的话,显然连罗勃也未曾听到过,因为他也睁大了眼睛。 藤博士续道:“地球最大的危机,本来是在于它的自转速度会减慢,惯性力减去摩擦力和太阳吸力,使地球的自转惯性消失,那就像是旋转一苹球,球总会停下来一样。 我插言道:“我知道,在最近两千年中,地球自转,每一转慢了零点零零八秒,也就是千分之八秒,要使地球停顿,那要过上几十万年之久。” 藤博士道:“是的,可是另一个危机,可以说已迫在眉睫了。” 我们都不出声。 藤博士的面色,变得十分严重。 他道:“热涨冷缩的原理,是人人都知道的。地球本来是一团熔岩,后来,表面渐渐冷却,形成了地面、岩石,而地心之中,还是熔岩。 “地层逐渐加厚,那是熔岩冷却所形成的,同时,它也形成一种压力,压向地心的熔岩,地心熔岩受着强大的压力,总有一天,它会受不住压力,而作大规模喷发——到那时,地球就分裂了,变成无数个小的星球。我们的地球,可能也就是不知多久之前其星体在一次这样的爆裂中产生出来的。” 我们都不出声。 藤博士将一个十分深奥的问题说得十分浅显,我们都可以听得懂。 藤博士停了好一会,才沉声道:“根据这里的资料,这样的大爆裂,会发生在二○八三年。” 罗勃叫了起来:“二○八三年,那里只有一百多年的时间了,这不可能的。” 藤博士道:“不错,地球上没有一个人想得到这一点,但是我相信这里的计算资料。” 我们都不出声,这分明是一件谁也意料不到的事情。地球上的人,从来也未曾想过自己所住的地球是一个大祸胎,地球的毁灭,并不是来自其他星球的撞击,而来自自我爆炸! 藤博士继续道:“有一件事是十分奇怪的,那便是在这里有一份报告书,是估计地球人科学进步的程度的,据这份报告书估计,到了二○八○年,人类便发现这个危机,而从那时起,人类便会倾全力防止这个危机,人类将可能达到目的。 “这份报告书未曾发出去,我们也不知道目的何在,我更不知道那在这里建立空中平台的太空人,这样详细的研究地球,目的何在。” 杰弗生教授插言道:“他们的目的,十分明显,那是要在二○八○年人类明白这个危机之前,便使危机成为事实。换句话说他们要在二○八○年之前,将地球爆成碎片,毁灭地球上的一切生物!” 我瞧着杰弗生,心中开始在想:难道我将杰弗生的为人弄错了么?难道他并不是我想像中的那种坏蛋?他所讲的一切,全是实话么? 我的脑中,乱得可以。 杰弗生像是知道我的心中在想些甚么一样,直视着我:“我们在这里研究了几年,已经可以操纵其中的一些仪器,在许多仪器中,最重要的是一具可以产生出巨大力量的磁波仪,地壳加于地心的压力,本来是以每平方公尺一千七百万吨左右,但是在使用那具磁波仪之后,却可以使压力加大十倍!” 藤博士接着说下去:“如果再有别的仪器配合的话,这样大的压力,使地心熔岩随时突破地壳,向外喷射出来,也就是说,可以由心所欲地毁灭地球上的任何角落,或是毁灭整个地球。” 我吸了一口气:“那么,这几年来,你们所做的工作是甚么呢?” 藤清泉道:“我们已初步掌握了那具加强压力的磁波仪,但是我们略为加强压力的结果,总是在南极的海底,发生地震。这本来是十分理想的事情,让地心的岩浆全部在南极的海底宣出来,那么所谓危机,也就不复存在,地球也可得救了。” 杰弗生接了上去:“但是,不断喷发的岩浆,将使南极的冰层融化,那时,地球的表面上,将要形成不堪设想的泛滥!” 我呆了片刻:“那你们在寻求甚么呢?” 杰弗生道:“我们在找一个地心岩浆喷发的地点,并不需要地心所有的熔岩全都喷发出来,只要喷出极小的一部份,几万分之一。在地壳和地心熔岩之间,就有一个极小的空隙,那个小的空隙,又可以使地球安全几百年,到那时,人类一定有办法可以挽救自己的星球,或者乾脆放弃地球,迁移到别的星球上去居住了。” 张坚摊了摊手:“那你们还在等甚么?” 杰弗生苦笑了一下:“根据藤博士的意见,地球上最适宜地心熔岩宣的地方,是在冰岛附近,出的熔岩,可以在冰岛的附近,形成一个新的岛屿,但我们却没有法子做到这一点,因为我们不能由心控制地心熔岩喷发的方向,我们又不敢太加强磁波压力,怕熔岩在别的地方喷射出来。” 杰弗生讲到这里,转头向罗勃望去:“罗勃是南极冰原研究的专家,我们在这里的资料中,得知波士顿将发生一次大地震,我们想挽救这场地震,想将这场地震转移到南极来,但是我们又不知道南极冰层的具体情形,我们只好在那样紧急的情况下,将罗勃请了来。结果我们挽救了波士顿,而由于罗勃的帮助,南极的冰层,也未曾全面碎裂。” 他苦笑了一下:“只不过由于行事太急,使得和罗勃同机的人都罹难了。” 我心中暗想:看来我是不能不相信杰弗生的话了,因为平心静气地来看,他的确不像是一个背叛地球的人,他关心地球的命运远在我们之上! 杰弗生又道:“我本来一直以为我们不能由心控制地心熔岩喷射的地点,一定是来自别的星球的人,没有做这一项研究的缘故,但是如今我才知道了,一定是除了这空中平台之外,另有一处地方,放置有别的仪器,而还未为我们发现之故。” 我的心中,猛地一动,我想起了那个冰洞,和冰洞中的已死去的怪人。 我知道杰弗生的估计是对的。 但是我还是问道:“那么,你是为甚么忽然有了这样的想法呢?” 杰弗生道:“那就是这场意外了。” 我问道:“甚么意外?” 杰弗生道:“便是毁去了史谷脱探险队基地的那场意外。” 这件事,张坚对我说过好多坎,我始终不明白是甚么意思,直到如今,我仍然不明白。 杰弗生不等我开口发问,便道:“我在你的帐篷外,捱了你的打,我的心中自然极其怀恨,当我置身于飞船之际,我不断地咀咒着要毁去整个基地,结果,事情真的发生了,地火熔岩穿破了冰层,喷发了出来,毁去了基地。” 我仍是不明白:“那是甚么意思?” 杰弗生道:“很简单,我的思想,变成脑电波,被电子人所接收,电子人接到了命令,他们之中的一个便去使用某一种仪器,使得地心的熔岩,在指定的地点,喷发出来,所以我说,这空中平台以外,一定还有令一处地方,是和这里相仿的。” 我道:“那并没有意思,你可以用你的思想,命令电子人,将地心熔岩,在冰岛附近喷发的。” 杰弗生笑了起来:“这本来是再简单也没有的事情了,但是你,朋友,却困扰着我的思想,我必须先要你明白我的为人。” 我耸了耸肩:“其实,一个人的品德是怎样的,时间长了,自然可以弄清楚的。” 我这样说法,无异是在说我以前对杰弗生的认识大有错误,杰弗生听了,显得十分高兴:“我们不但可以使地球没有毁灭的危机,而且还可以使人类获得永久的和平。” 我怀疑地问道:“这怎能够?” 杰弗生道:“如今,世界各国正拼命地制造杀人的武器,可是不论甚么武器,能够和地心熔岩的喷发力量相比拟么?我们掌握了地心熔岩喷发的力量,便是最有力的武器,可以制裁好战成性的侵略家!” 我吁了一口气:“这就是你所说的用弹簧刀指吓夜行人的政策么?” 杰弗生笑了一下:“你的记性真好。” 我道:“好了,现在你的思想不受干扰了,你可以快些用你的思想来命令电子人行事了。” 杰弗生道:“快甚么?我们有将近一百多年的时间哩。” 我道:“我们中国人有一句话,叫着夜长梦多——” 我才讲到这里,还未曾来得及解释“夜长梦多”的意思,忽然听得外面,传来了一阵十分奇怪的声音,那一阵声音,极其难以形容。我连忙一跃而起,拉开了门,杰弗生也已跃到了门前。 我们一齐向门外看去,杰弗生面色苍白,高叫道:“天啊,这是怎么一回事?”没有人能回答他,因为没有人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只见到门外,横七竖八地躺满了电子人。 而在铜面罩之内,有连串的火花迸射,一种奇怪的,听来如同金属爆烈的声音,正从电子人的身内发出来的。 我忙道:“杰弗生,你快令他们恢复正常。” 杰弗生连连摇着手:“不行,不行了,你看不见么?所有的电子管都碎裂,成了废物!” 等他这句话出了口,声音、火花,都已经停止了。 罗勃在我和杰弗生之间,冲了出去,提起了一个电子人,铜面罩落了下来,飘出了一大蓬金属碎屑,和一股焦臭的气味来。 我望着杰弗生,道:“你可曾‘思想’过要这些电子人毁灭么?” 杰弗生一面摇着头,一面连声道:“我怎会?我怎会这样做?” 我道:“那么一定有外来的力量,使得这些电子人毁灭的了。” 张坚忽然叫了起来:“糟糕,驾驶飞船的是电子人,我们能够离开这空中平台么?” 杰弗生苦笑了一下:“要离开空中平台是十分容易的事情。但是还有谁有能力,使地心的熔岩,在冰岛附近喷发呢?” 我看到杰弗生极度沮丧的神情,对他不禁十分同情,忙道:“不必灰心,我们可以努力。” 杰弗生挥着手:“那不是我们能力所及的事情,努力也是没用的。” 我笑了一下:“譬如说,我知道那另一个控制的所在地呢?” 杰弗生望着我:“你这是甚么意思?” 我将我跌在冰海,在冰原上挣扎,发现那个冰洞的经过,说了一遍。 杰弗生大叫了起来:“天,你在电视萤光屏上看到的,一定就是地心熔岩了!” 我呆了片刻,回想着当时的情形,当时我所看到的画面,和听到的声音,那像是使我置身于一苹极大的洪炉之中! 地球上当然不会有那么大的洪炉,要有的话,那就是地心。我真难以设想,那种绿色人是以甚么方法摄取到地心熔岩,翻腾燃烧的情形的。 罗勃则带着怀疑的眼光望着我:“你说他们,那两人像绿色人,是呼吸氯气的?” 我道:“我不能肯定是不是氯气,但是那一种暗绿色的气体,有着怪味,比空气重。” 罗勃叹了一口气:“我们的见识实在太浅了,这两个绿色人,来自何处?” 我又拿出了那张卷成一卷的相片来道:“他们自然是来自这个星球的,你看,几乎一齐全是绿色的,除了绿色之外,便没有别的颜色了。” 同时,我自贴身的衣袋中,取出了那张纸来:“这是我从那两个怪人中的一个手上取下来的。那个人至死还握着这张纸,可见它一定十分重要,杰弗生教授,那上面的奇异文字,你看得懂么?” 杰弗生教授接了过来:“我看不懂,在我看来完全是一样的符号。到了电脑翻译机中,译出来的意思,是完全两样的,我们可以立即将这张纸上的怪文字翻译出来的。” 他讲到这里,略停了一停,扬了扬那张纸,道:“根据我的经验,这张纸上的文字,译成英文之后,可能有一千字左右。他们是高度文明的生物,他们的文字也比地球人进步得多,一个符号,可以代表着许多许多的意思。” 张坚道:“那我们先将这张纸上的文字翻译了出来再说,或许上面所写的东西,有助于我们了解这些人也说不定的。” 张坚那时讲这几句话,当然只是一个臆测,但想不到它的话却是真的,那张纸上所记载的一切,当真有助于我们对绿色人了解。 当时,我们跟着杰弗生,来到了另一间房间之中,那房间中,有一其中型电脑。 杰弗生按动了几个掣,电脑上许多灯,便不断地闪耀了起来。 杰弗生回过头来,对我道:“这里几乎永不断绝的电源,就是这个空中平台,也是由一种来源不明的电力所支持着的。这种电力,是无线传送的,来自海面,我怀疑绿色人在海中建有发电站,无线传电的方法,地球上也知道,但还只是在实验的阶段。” 他一面说,一面将我的那张纸,塞进了一个十分狭小的孔中,那张纸立时被卷成了一卷,输送了进去,各种排列着的电灯,闪耀得更是迅速,令人看得眼花缭乱。 不到两分钟,在另一端,已有纸条自动伸了出来,纸条上全是小孔。 那和我们常见的电脑文字一样,将长纸条塞入电脑附设的电动打字机中,打字机的字键,不断地跳动,英文字出现在纸上了。 我们几个人,一齐凑到了打字机之旁,去看已译成了的英文。 那是一封信。 因为一开始,便是称呼,称呼是:人,地球人。 “或许你们永远见不到这封信,或许你们能够见到,我们也是人,但是来自一个十分遥远的星球!——讲出我们的星球的名称,对你们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地球人对地球之外的事,知道得太少了,银河系已是你们天文知识的极限,而我们的星球,离银河系的边缘,还有七百万光年的路程,你们难以想像吧!” 我们几个人面面相觑,这的确是太难以想像了。 “我们星球的历史远较你们为久,因之我们的科学,已发达到了远远超过你们的程度,我们使用空间飞船,就和你们使用脚踏车一样普遍,我们的生活过得很愉快,高度的文明,使我们几乎想要甚么就有甚么,这种生活正是地球人所梦想的。” “但是我们也有不安的地方,那是我们发现了在遥远的地方,有一个星球,上面也有生物,而且这种生物的科学正在突飞猛晋,总有一天,他们会像我们一样,也会发现我们。使我们感到忧虑的便是你们,地球,和地球人。我们绝不嗜杀,但我们知道地球人是嗜杀的,所以我们只有先毁灭地球。 “我们两个人,奉派前来地球,这是一项单独执行的命令,即使是我们,也无法在那么遥远的空间中保持联络——我们的科学水平还未曾达到这一点。我们奉命在毁灭地球之后,再回到自己的星球去,我们是坐一苹极其庞大的飞船来的,在进入地球的大气层后,我们将空中平台自飞船中移出来,在平台上,有着一切设备。 “我们利用地球上的磁性相抗相吸的原理,使空中平台停留在磁性极强的南极上空,我们装配好了电子人,开始搜集有关地球的资料。不久,我们便发现,要毁灭地球的最好方法,便是加强地壳的压力,使得地球内部的熔岩受不住压力而爆炸,那是最彻底乾净毁灭地球的一个方法。 “我们两个人,循着这条路走着,我们的工作进行得十分顺利,我们已可以由心控制地心熔岩的喷发,我们第一个试验地点,是美国的旧金山。 “这是我们第一次试验,也是我们最后一次的试验。我们的长程电视设备,使我们如同身历其境地看到了旧金山大地震的惨状,和地震发生之后,人们哀号痛哭的悲苦。 “我们是有高度文明的生物,在我们的一生之中,根本已没有‘杀生’这件事,我们在自己的星球上,互相之间,相敬相爱,快乐融融,享受着宁谧和蔼的生活,但我们在地球上,却制造死亡,这使得我们两人,深受良心的谴责!” 我们看到了这里,又不由自主抬起头来,互望了一眼。高度文明的生物,一定有着高度的“良心感”,这是一定的事。 我们又继续看着自动电脑打字机的卷辘上所升起来的纸张上的文字:“如果我们停止这样的行动,我们将无以对我们自己的星球,如果我们那样做,那么我们实在是不能做下去,我们绝对没有法子再做下去,我们不能毁灭地球,因为在地球上的人,其实是和我们完全一样的,地球人的嗜杀,可能是进化还未达到高度文明的阶段,过上几千年,你们有可能会觉得战争的愚昧和残酷,有可能不再热衷互相残害。 “我们于是有了决定:我们牺牲自己。我们结束了自己的生命。那样,我们便可以不必继续再残害地球人,也不必愧对我们自己的星球了。” 当我们看到这里的时候,杰弗生教授喃喃地道:“伟大伟大,这是何等伟大的人格!” 藤博士沉声道:“我相信他们两个只不过是普通人,竟能有这样高的操守,他们的确比我们进步!” 那封信还没有完:“根据我们的统计,地球本身,在二○八三年,将有一个大危机,所以我们在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之际,将一切全都留了下来,希望地球人能够发现我们留下的设备,来挽救地球。我们所留下的电子人可以接受极微弱的电波指挥,地球人中必有人的电波是会和这种微弱的电波频率相适应的。 “如果有这样的一个人,那么他便能指挥电子人,但是我们也作了防范,那便是,当那个人脑中所想的,并不是挽救地球,而是为了他一己之私,想命令电子人去操纵地心熔浆的喷发时,那么他的脑电波的频率,便会起极微程度的改变。 “这种改变,使电子人接受了一次错误的命令之后,所有的电子管便全部爆裂而失效,但愿这样的情形不会出现,又愿这样的情形虽然出现,但是却没有人受到伤害。” 杰弗生教授突然叹了一口气,“卫斯理,我实在太惭愧了,当我捱了你的打,而心中暴怒之际,所想的只是要毁灭探险队的基地,却不料这样一来,便毁了那些电子人了。” 我苦笑了一下:“根本是我不好,我打了你,能怪你发怒么?” 杰弗生连连叹息。 那封信已近尾声了:“人,地球人,祝你们好运,能够逃过二○八三年的那场劫运。我们星球派我们来毁灭地球,实在是多余的,因为当地球人的文明,进步到能够发现我们存在的时候,地球人的性格,一定变得和我们同样的善良,绝不会进攻我们,而只会像添了一个兄弟那样的高兴!” 信末的署名,译出来的只是没有意义的拼音,那种拼音是十分难读的,而且音节极多,我写出来也没有甚么意思了。 我们读完了这封信,每一个人的心头都十分沉重,各自坐了下来,一声不出。 我在冰缝深处的冰洞中所看到的那两个看来如此丑恶可怖的怪人,却原来是有着如此高贵品格的星球人。他们奉命来毁灭地球。但是他们的良心却受到谴责,使他们自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不但如此,他们还留下了一切设备,使得地球人能够挽救地球的大危机——因地壳的压力增加而导致地心熔岩迸发的大危机。 他们更好心到了唯恐这些设备,陷入了野心家的手中,因此在杰弗生的脑电波因为强烈的自私感和复仇感之下,频率受到些微改变的时候,电子人便自动的损坏,变成了一堆废物。 我们五个人,静静地坐着,只是互望对方,却是谁也不开口。

本文由雷速体育比分网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地心洪炉,狂人之梦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