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雷速体育比分网 > 文学小说 > 粗犷生长永久十七周岁的老姑娘

粗犷生长永久十七周岁的老姑娘

文章作者:文学小说 上传时间:2019-10-30

  好似一个有风没云的大晴天,树叶全部由嫩黄色变得翠绿翠绿。日子像懒主人的汪星人身上的毛,有一搭没一搭,凌乱而错落有致。窗外鸟叫声叽叽喳喳的吵醒了习惯睡懒觉的人,睡眼惺忪像摇篮里的婴儿一样翻个身哼唧一声。这是大学里的第二年,说是春季运动会,太阳却毒辣到像仲夏般,晒得沥青路上满是焦味,仿佛稀里糊涂的家庭主妇在厨房里鸡飞狗跳的整了一锅黑暗料理还糊了。
  那几个自认为永远十八岁野蛮生长的老姑娘还没起床。说是老姑娘,倒不如说丑姑娘更贴切一些。五号床最老最丑最蛮横的一个已经华丽丽的滚回家,还带走了年纪最小个子最高最污的六号床。剩下四个美丽善良大方可爱通情达理的乖宝宝,尤其是四号床,诺,就是现在正听着《丑八怪》敲着键盘貌美如花的姑娘。放假不出去玩,也不回家,为那几个回家还有出去浪的丑八怪打掩护。宇宙最美最善解人意的应该就只有他们几个了。那么,今天这个有颜又有才华的四号床就给大家讲讲这几个野蛮生长的老姑娘,哦不,是丑姑娘。
  好,先从最老最丑最蛮横的五号床开始讲起。毕竟丑的人要放在第一个当炮灰。摩羯座老女人,就用御姐来勉强形容她的长相吧,因为观众朋友们,你们要时刻记得四号床是最美的。尽管她每追一部脑残剧就会换一个“老公”,因为她觉得帅的男主都是她老公,虽然她长得丑但是她想得美啊,外表蛮横下少女心也是砰砰炸的。但是她骨子里有一个信仰,那就是哥哥张国荣,桌子对正着的那面墙上是张国荣,衣柜上面是张国荣,扣扣头像是张国荣,空间相册几千张照片百分之九十的都是哥哥。哥哥的每部电影她看过不知道多少遍,到了台词都可以背下来的地步。你们说世界上怎么还有这么死心眼而又脑残的女人,但是我还就喜欢比我脑残的人,因为这样才显得我理性而美丽。
  再说说这老女人的感情吧,她总说这么多年还没有找到一个让她心动的男人,说的容易,谁没有一两个爱到骨子里而又不能在一起的人呢。这老女人感情史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说她小清新吧,还真会被雷劈。关于感情里那一堆破事,她还真能给你扯上几天,我们也是常常在一个说是大排档又不算大排档的地方,点几盘烧烤,几瓶啤酒,一坐就是好久,用她的话来讲就是吹牛皮。她是个对待感情认真到有点较真,矜持到有点冷淡的姑娘,喜欢她的人被她发展成了哥们,她喜欢的人成了别人的未来,感情这种东西,说好把握那是在扯犊子,说不好把握那还真是可以简单到只需要你情我愿的地步。她每一个淡定沉稳的现在都是曾经伤痛和不如意的累积,她总担心这一生再也遇不到一个可以让她心动这么久的人了,她之所以现在矜持的对待自己的感情,除了是因为放不下藏在她回忆里的那个人,还有就是她想对自己负责,对未来那个可以陪她笑陪她闹跟她回一个家生一大堆娃娃的人负责。二十几岁的你啊,别急着恋爱,好的都在后边给你留着,你需要修炼最好的自己,为的是将来你爱上的那个人纵使一无所有你都可以淡淡的收留他一辈子。
  我就想和未来出现在她身边的那个人讲一句:好好呵护这个为你守了这么久的女人。也希望后来那些不喜欢她的男人就别再逗她笑了。
  “挖煤的,你看这件衣服是不是有点太娘炮了”听这股粗声粗气的东北大茬子味,就知道是二号床在逛淘宝买衣服。她们喊我“挖煤的”是因为她们觉得山西的都是挖煤的,内蒙的都是放羊的。这个比五号床还蛮横凶猛的二号床,内蒙人却一股子东北口音,小家碧玉的外表下,藏着一颗比谁都爷们的心。买衣服的时候总是问我们:你看这件有没有很帅,这个粉红色会不会有点娘炮了。不知道的还真以为这是个爷们呢,在寝室即使穿着短裙也会把双脚踩在桌子上,那娘炮又爷们的姿势你们自己脑补吧。你可别以为这姑娘这么爷们会嫁不出去的吧,她是整个寝室唯一一个脱单的妹纸,再凶猛再爷们的女人,可是长得可爱啊,在她喜欢的人面前,便会温顺的像只小绵羊。
  她和男朋友是异地恋,男朋友会在小长假的时候来看她,这种为你翻山越岭却无心看风景的感情最动人最真切。曾经两个人在汽车站送别的场景感动的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长途汽车上,男的紧紧贴着窗户,嘴一张一合不知道在讲什么,女的在外边,两个人你侬我侬,都知道彼此在说什么,仿佛又要好久见不到彼此一样。大概机场火车站长途汽车站是承接真实的感情最多的地方,那里的拥抱最紧,眼泪最真实,情侣拥吻,亲人依依惜别,大概脆弱的人是不能见证太多离别的,车一走,心都要跟着离开的感觉太难熬。想把最饱满的祝福送给他们,曾经那小伙子说他们的婚礼会在草原举行,会邀请我当伴娘,我就想知道当伴娘是不是可以免掉份子钱,还有免费的礼服穿。你们看四号床就是这么谨慎持家,美丽大方。
  就像每个国家都有国花一样,每个寝室都有一朵奇葩。一号床毫无争议的夺了奇葩这个桂冠,在大家心里,她的行踪神秘,阴晴不定。总能在失眠的深夜听到她在讲梦话,白天活的精彩晚上还这么热闹,让失眠的人不感到孤单。也总能在鸟还没睡醒的清晨看到她床头亮着的台灯和阵阵稀疏的翻书声。这姑娘很爱唱歌,在水房洗衣服会唱歌,晚上睡前高歌几曲,早上醒来嗷嗷嚎上几嗓子,吃饱饭也会在阳台上引吭高歌,曾经惹得对面楼的女生凶狠的大喊回来:对面的别唱了。在旁边的我们是无力吐槽的,不过一号床唱歌还是蛮好听的,曾经一度以为她会转专业去学声乐,还好她没有走,不然这神一般奇葩的团队就少了一个带头人打大哥。一号床是个善良也容易被感动的姑娘,大学第一年,大家一起给她过生日,一号床高兴的蹦蹦跳跳像个孩子。她也总会在高兴的时候喊我挖煤的皇上你爱我吗?作为性别女爱好男的四号床,是拒绝回答这个尴尬的问题的,毕竟我是这么美丽大方。
  一号床的感情保密,不是我故意要瞒着大家,因为她不告诉我们啊。不过上帝是公平的,他会给每个人分配好合适的伴侣。
  前边说到的那个年纪最小个子最高最污的六号床,是个文艺女,喜欢一切关于古风的东西,什么“多少离恨昨夜梦回中,画梁呢喃双燕惊残梦,笛声悠悠,春去匆匆”文艺的不要不要的。这女人别看外表瘦高,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其实寝室最强悍的就是她了。但是呢,她很懂得照顾人,她是几个弟弟妹妹的大姐姐,都知道长姐如母。凶悍的时候凶悍,温柔的时候也是柔声细语。特别奇怪的是,她和我们的一号床一样,情感状态至今我们也不太清楚,但是呢,不愁嫁不出去,哈哈,毕竟有四号床在这里为她们垫底。
  “郝丽娜,赶紧给小爷滚去睡觉”没错这是偶尔犯浑的四号床要睡觉前在清理还在地上活动的人。这个三号床,是个熬夜成瘾的女人,熬夜看视频。熬夜追剧,熬夜码字写小说,像个黑白颠倒的神经病。正常人白天做的事她放在晚上做,关键是还不会困。她励志要成为成功胖死在周师的人,没错,你总能看到她那一坨端坐在电脑前,手边放着又老又丑的人才会吃的东西,各种膨化食品,最重要的是她还总吃辣条,脸上还不起痘,一捏还滑滑的。这种被上帝遗忘了的人,可以肆无忌惮的吃辣条熬夜还不会变丑,不过不管怎样,四号床还是最美的。
  其实呢三号床是我们寝室最勤俭持家的一个女人,她会针线,会做饭,会整理内务,一直纳闷她怎么会嫁不出去呢,这又是上帝遗忘她的一个表现。记得大一的时候,我们突发奇想要在寝室自己做饭吃,然后我们贤惠的三号床便开始计划,菜刀,调味品,案板之类的,寝室不能用大功率电器,于是她整了一桌子凉菜出来。大家第一次在异乡体会到了家的感觉,大家围在一起吃饭聊天,然后便是一起收拾打扫战场,洗碗。记得这座小城干燥而严寒的冬天来到的时候,每天上午我们都是满课,碰到一个下着冷雨的中午整个人都是烦躁的,吃饭没胃口,回来发现自己的桌子整洁的不像有人待过的样子,要知道四号床的我是一个懒得要命不爱整理内务的人,桌面上零碎的小东西都收在了一个收纳盒里,一股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干净的让整颗心都舒适起来。我曾经说过,如果自己是个男人一定娶了三号床,这个贤惠的女人。
  至于这个女人的感情史,连她在自己都觉得奇怪,嘴里念叨了一句:人穷就算了,感情史还空白。总有识货的好男人替我们收了这个女妖怪。
  至于你们天资聪颖,无人能敌的女神四号床是谁都不能比的。重点是她们,你们只知道四号床最美就好了。
  祝这群野蛮生长永远十八岁的老姑娘,真的永远十八,貌美如花,前提是谁都不能超过四号床。故事还在继续,感情源远流长。   

丑八怪一生下来的时候,就是个丑八怪。这不是最造孽的事儿,最造孽的事儿是,丑八怪是个姑娘。

她有多丑呢,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那倒不是,鼻子是鼻子,眼睛也是眼睛,可是你一看到她的鼻子,就想赶紧把视线移到眼睛,一看到眼睛,就想把视线赶紧移到嘴巴,一看到嘴巴,你就不想看她了。正常小朋友的举动是撒丫子就跑,哭爹喊娘。

一岁的时候,丑姑娘的身材就有了横向发展的趋势,到了三岁,妈妈给她穿上白色史努比的羽绒服,别的小朋友看见了都吵着要买棉花糖。妈妈给她换了一身不起眼的棕黄色,小朋友们又吵着要买粽子。

直到五岁,丑姑娘才意识到自己是个丑姑娘。

五岁的时候,丑姑娘搬了新家。由于家具还不齐全,她就跑到了楼底下,打算找几个小伙伴儿一块玩。小伙伴们都惊呆了,在他们的眼里,大家都应该是瘦瘦的竹竿,穿着一身清爽的小T恤,蹦蹦跳跳地跑过来加入猜拳,可面前这个姑娘——她为什么是滚着过来的?

丑姑娘微笑着说:“咱们一起玩吧。”

过了好一会,也没有人回复,丑姑娘睁开眼睛(丑姑娘笑的时候是没有眼睛的),发现大家跑开老远,又都不愿意回家,就在草丛里看着她,眼神疑惑又迷离。

丑姑娘喊:“你们过来呀。”

一个勇敢的男孩儿喊:“你是……”

丑姑娘说:“我是五号楼的。”

男孩儿说:“人是鬼。”

丑姑娘说:“人不是鬼。”

男孩儿说:“你转过身去。”

丑姑娘就转了过去,大家顿时觉得空气里的PM2.5都少了许多,天蓝了,草也绿了,小狗欢实儿地四处乱窜。

小朋友们连说带比划,还打了暗号,大意是:

男孩儿一号:咱们和她玩吗?

男孩儿二号:不和她玩,捉迷藏她目标太大。

女孩儿一号:你们太不友好了。

女孩儿二号:我从来都没见过这么难看的女生,比我弟弟还难看。

男孩儿一号:你弟弟不是女生。

男孩儿二号:比她(女孩儿一号)还难看。

女孩儿一号:滚蛋!

女孩儿一号本来是冲着男孩儿二号喊的,可是没控制好嗓门,分贝略大。在她揍男孩儿的当口,丑姑娘悄悄地走开了。

这天开始,她变得沉默寡言,太阳当空照的下午也不出门,抱着电视机看动画片。丑姑娘最喜欢樱桃小丸子,因为这部剧的画风很好,人物都是圆圆的,小丸子不好看,也有人爱:最讨厌多啦A梦,因为静香长得太好看了,好看的女孩儿她都不喜欢。

数清楚大雄被打了多少次后,丑姑娘七岁了,升入小学。

走进班级的那一刻,上了岁数的老师正在写“欢迎新生入学”。老师看了她一眼,粉笔瞬间折成了两截。座位上的同学们匆忙搭伴儿,以防丑姑娘成为自己的同桌。

班里41个人,丑姑娘自己坐在角落里,她觉得挺好,阳光照不到。

过了一个月,许多家长来找班主任告状,说孩子不愿意上学。

班主任推推眼镜:“新生都会有厌学情绪,过一阵就好了。”

家长们对了对原因,发现都是因为“班里有个姑娘又胖又丑,看见了听不进去课。”

班主任心里想,我看见了还讲不进去课呢,嘴上却说的是:“都是小孩子,适应适应就好了。”

丑姑娘成绩很好,但是从来没人来向她请教问题。

丑姑娘一天天长大,自卑感也膨胀起来。走路的时候低着头靠着墙壁,发现有人看着她,就立刻躲到树荫后面。坏小子们给她编了一首童谣:

我是丑八怪 一顿吃掉一座山

我是丑八怪 一口喝下一片海

遇到人就藏起来

谁让我是丑八怪

丑姑娘从来不去辩驳,她在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安慰自己,“你只是长得不太好看,很多人都长得不太好看。”,她不用“长得丑”而用“不太好看”,不为别的,就为心满意足地睡个好觉。别人都在嘲笑自己,自己还非得和自己过意不去,那样不仅丑,而且傻。

十岁那年,妈妈告诉她镇子里的传说:每个孩子到了十八岁成人那天,都会有神明从地底下钻出来,满足他一个愿望。

那天丑姑娘没有看动画片,她打开窗户,对着马路发了一天呆。

十一岁,买不到尺寸合适的衣服,只能让妈妈从裁缝店订制。

十二岁,有了同桌。

十三岁,一把椅子不够坐,老师又拿来一把。

十四岁,觉得左窗户边上男生的侧脸很好看,却从来不与他对视。

十五岁,不小心捏碎了日记本上的锁。

十六岁,砸烂了家里所有的镜子,和爸爸的汽车,它反光。

十七岁,盼望十八岁。

十八岁。

丑姑娘有点孤单地走到了十八岁,想想过去,有时候很想放声大哭。别的姑娘都留了一头长发,有好看的流海,哭的时候样子让人心疼坏了。但丑姑娘不能哭,别的姑娘一哭,就会有高高的男孩子送来肩膀与温暖;丑姑娘哭过一次,把路过的小孩子吓哭了。

哈士奇看到她,二话不说掉头就跑,眼泪汪汪,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同班的姑娘拉着男孩的手:“你怎么有勇气活到现在呀,瞎子才会看得上你。”

丑姑娘想,没关系,这辈子我等定瞎子了,虽然没法被他拥入怀,但也很幸福了。

她躺在床上这样想的时候,天花板忽然轰隆隆作响,丑姑娘随手抄起诺基亚手机准备迎敌——

一只蜥蜴蹦出来。

我靠,丑姑娘想,这是什么玩意儿?

蜥蜴也是这么想的。

蜥蜴皱皱眉站起来:“你好,我是神龙。”

丑姑娘回过神来,觉得不对,离生日还差十天。于是打算一诺基亚拍下去,不留活口。

神龙连忙蹦回天花板:“你还有十天才过生日!”

丑姑娘停手。

神龙重新蹦下来,拍拍土,“不好意思来早了,你有什么愿望。”

丑姑娘说:“你应该从地底下钻出来。”

神龙说:“那是地鼠,神龙应该从天降。”

丑姑娘说:“作为一只神,你长得也太寒酸了。”

神龙说:“你长得很充实。”

“谢谢。”丑姑娘说,“我真的能许愿呀?”

神龙说:“就一个,而且得我力所能及。”

丑姑娘说:“让我变成这样。”她拿起一本时尚杂志,指着上面的封面模特儿。

神龙凑近看了半天,揉着眼睛摇摇头。

丑姑娘说:“让我变瘦。”

神龙加速摇摇头。

丑姑娘说:“让我变漂亮。”

神龙的头摇得像拨浪鼓。

丑姑娘气急败坏:“你让别人无视我就好了!”

砰!

神龙变成一缕烟,留下一件衣服,黑白的,XXL号。

丑姑娘痛骂,娘娘球的,这我怎么穿的进去?

话是这么说,其实丑姑娘心里有底儿,她满心欢喜,因为这是件隐身衣。

这件衣服,自打穿上,丑姑娘就没想过脱下来。

同学们对她隐身这件事儿意见不一,纪律委员说,个别调皮捣蛋的同学这下得闭嘴了。体育委员说,咱班的队伍不用比别的班都宽了。学习委员说,全班同学的学习成绩和听讲效率有显著提高,丑姑娘这么做非常正确。宣传委员说,咱们班一下子空了许多,还得去买盆景,班费有所减损,不太好。班长说,拔河比赛你能上吗还?

丑姑娘再也不用害怕别人的目光了。你看我,我就敢和你对视,嘿小子,你别用那么惊喜的眼光看我,我没有你想的那么漂亮,说真的我原来一点也不好看,你这样的眼光真让我不好意思……噢,原来你是在看我后面的姑娘。你不用穿过我去和她搭讪吧?拜托你下回绕个道,撞到我心脏了。

丑姑娘考上了一流大学,没上,理由是不想拍证件照。

十九岁,爱情没来敲门。

二十岁,丑姑娘开始写诗。

丑姑娘想来想去,这是最适合她的职业,其一,挣钱不用露面,其二,挣钱不用露面。

漂亮的姑娘有谁肯整天坐在家里呢,她们一定会在冬天坚持穿上碎花的裙子,抹上一丁点口红,再踩上高跟鞋,到街上迎接扎堆抽烟的小子们愉悦的口哨。这样一想,什么作家诗人,什么“热爱文学”,全是扯淡,他们走上这条不归路,纯粹是由于长得不好看。

丑姑娘的笔名就叫“不好看小姐”。

起初,不好看小姐的诗也不好看。她读了许多诗,海子顾城席慕容,叶芝泰戈尔维斯拉瓦·辛波斯卡,读完之后,不好看小姐濒临疯掉,她得出的结论是,写诗,就得把一句话拆成好几行,读着喘不过来气的,就是好诗。

不好看小姐的处女作是这样的:

我遇到

之前

我是不会

脱掉

隐身衣的

是的

我不会

这首诗当然没卖出去,出版社是这样回复她的

好看小姐

请问

隐身

出手吗

友情价哦

不好看小姐写的前九十九首诗全都一去不返,第一百首也是。写完第一百首以后,不好看小姐凌晨两点跑到马路上喝啤酒。

即使隐形了,不好看小姐还是喜欢黑暗的角落,于是坐在了两位路灯的眼睛中间。她喜欢听拉开易拉罐拉环时清脆的响声,于是一连拉开十罐,摆成一排。喝着啤酒,扯着头发,四仰八叉地躺在马路牙子上,骂自己没用,看月亮拥抱星星。

“小姐,您真漂亮,我能坐下来吗?”

不好看小姐的视角不太好,看不到声音的主人。“你看走眼了。”她说。说完才觉得惊悚,难道隐身衣失效了?

“你看得见我?”不好看小姐大惊失色。

“看得见,用这儿。”男人指指自己的胸口。

不好看小姐舒了口气,继续四仰八叉,心里想,这货大晚上戴什么墨镜,衣服又脏,要饭的吧。

“小姐,您一定是诗人。”

“套磁儿没用,”不好看小姐说,“我真的不好看,你还是去找别的姑娘试试运气吧。”不好看小姐心里想,再废话,我就把你泼成湿人,我还有七罐啤酒没喝呢。这可是老娘最友善的语气了,老娘正在气头上,还不走,信不信我坐死你。

“可您真的很美,您写的诗也会很美。”墨镜先生说。

不好看小姐怒火升腾,赶紧喝一口酒灭灭火气。“托你的福,一首也没发表。”

“这可真不好,”墨镜先生说,“没关系,未来您一定行。”

不好看小姐没理他。她看着他静静地等待了一会,然后转身走进黑夜里,咣当一声,一排无辜的啤酒罐被踢倒,墨镜先生迟疑了一下,没有任何表示。

我靠,不道歉啊,不好看小姐把踢到面前的空罐子捏成球儿。

不好看小姐五点回到家,睡到了下午五点。踹开被子以后,不好看小姐有点后悔。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人主动和自己说话了,有时候也想要脱掉隐身衣,重新回到熙熙攘攘的世界,丑一点有什么的啊,总会找到好朋友的,总会找……

每次想到这,不好看小姐就坚定了绝对不现形的决心,哪有什么好朋友啊,只有全世界都在嘲笑。

宁愿被从世界里抹掉,也不想被人嘲笑,到死都不想。

不需要谁陪我说话,也不需要谁陪我剪头发,我就是喜欢一个人过日子。

不好看小姐有点想掉眼泪。

不好看小姐有点想墨镜先生。

于是当晚一点钟,不好看小姐抱着十罐啤酒,跑到了大街上。直到一点五十九分,她才喝下第一口啤酒,但却倒掉了三罐,摆成一排。她自己也很奇怪,我在伪造什么呢。

“小姐,您总是喜欢晚上出来吗?”

不好看姑娘有点小惊喜,可是又不愿意表现出来,她说,“你总是喜欢晚上出来骗姑娘吗?”

“您比昨天漂亮。”墨镜先生说。

“您什么您啊,都把我叫老了,说你。”不好看小姐小心地把句子说得不耐烦。

“你失恋了?”墨镜先生作势要坐下。

“起来啊,谁允许你坐下了。”不好看小姐拍下一罐啤酒,把手扎破了。鲜血从空气里冒出来。不好看小姐心砰砰跳,这个时候,他应该要……

“那后会有期,小姐。”墨镜先生说。

“滚滚滚。”不好看小姐用力推开墨镜先生,觉得流血的不止有手指。

后来,她一个人去了药房,借着路灯的光亮包扎伤口,她呲着牙忍住眼泪,觉得真的很疼。

可是第三天,她仍旧在两点钟不到跑进了黑夜,没有月光的大街无比荒凉。

墨镜先生已经在那里了。

“小姐,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

“偶尔路过。”不好看小姐把包着纱布的手藏到背后。

“为什么晚上,你还要穿着隐身衣呢。”

“要你管,你别挡我路。”

“马路这么宽,你过不去吗。”墨镜先生真诚地问。

“你闭嘴。”不好看小姐坐下来,一罐罐地开啤酒。

“我只是想不通,你这么漂亮,为什么要隐身。”

“你一定是瞎了眼。”不好看小姐仰头痛饮。

“对啊。”墨镜先生说。

不好看小姐被呛到了,墨镜先生拍拍她的脑袋。

不好看小姐心想,你就装吧,你不过是好奇我长什么样子,等我真的现身,你肯定一刻也不想多呆。我在等一个爱我的瞎子,装瞎不算。

“后背在这。”不好看小姐把墨镜先生的手移开。但是同时,不好看小姐脸红了,虽然很短,但这算不算牵手?

不好看小姐睁开眼,发现世界有点歪。

“你醒了?”墨镜先生问。

“你占我便宜,你是混蛋。”不好看小姐跳起来。

“你睡着了,我不能让你睡在马路上吧?”

“那也不需要你的肩膀,听见没有,我、用、不、着!”

墨镜先生摘下墨镜,他站起来,“知道我的感觉吗,就像看小丑跳梁,你真的以为,自己很漂亮?”

墨镜先生从怀里取出镜子,不好看小姐尖叫着看到久违的自己。

“长成这样,为什么不早点死掉。”墨镜先生说,身边多了个漂亮的姑娘。

又一声尖叫之后,不好看小姐终于醒过来。她看向自己的腰,结果看到了床单和零散的啤酒罐。

不好看小姐缩在被子里,思考这样的噩梦成真的可能,结论是,只要不脱隐身衣,它就永远不会成真,世界永远一片安宁。

“如果你肯脱掉隐身衣,我就带你走。”墨镜先生说。

“谁要跟你走啊,”不好看小姐微醺,“去哪?”

“香格里拉。”

“云南,那么远啊。”

墨镜先生摇摇头,“那是假的,真的香格里拉在传说里。”

不好看姑娘撇撇嘴,“你不会也是诗人吧,咱们还是同行。”

墨镜先生说:“如果你不愿对这个世界坦诚相见,香格里拉也不会接受你,况且,你很漂亮。”

不好看姑娘说:“别扯虚的,无论是哪,我都不会和你去。”

墨镜先生说:“后会有期,小姐,晚安。”

墨镜先生就这样消失了,再也没来过。

不好看小姐有点失落,心动的人到头来是个疯子。她一口气喝干净十罐啤酒,醒来,世界不是歪的,土地冰凉。

邂逅不慌不忙,告别却匆匆。

那天以后,不好看小姐仍然每天两点跑到街上,抱着啤酒,咬着笔管,坐在路灯下面写诗。

第一百三十首诗,发表在了国内最知名的文学杂志上,不好看小姐一炮而红。

第一百三十一到第二百首,出了诗集,不好看小姐赚到了房子的首付。

诗评人说,不好看小姐,一定是个美丽的姑娘,心灵以及长相。

全世界都用不好看小姐的诗句表达心情,开心的,失落的,歇斯底里的,每一句都恰到好处。

“不好看小姐”被疯狂搜索,人们惊奇地发现,网上一张她的照片也没有。

对于火了这件事,不好看小姐很开心,这样一来,命中的瞎子就会快点出现。她穿着隐身衣,参加一切有机会参加的舞会,就为了遇见爱情,当然,还有吃不完的抹茶蛋糕。

转折发生在十年以后,十年以后,不好看小姐加入了大龄文艺女青年的队伍。

抹茶蛋糕吃到不想再吃,可爱情还是不见踪影。她时常想起墨镜先生,他怕是已经成家了吧。

出版社为她举行出道十周年庆功宴,礼堂里塞满了记者。安保人员提醒大人们把婴儿举过头顶,以防发生踩踏事故。

不好看小姐端坐在行驶在红毯上的敞篷车里,车子一直开进礼堂。

“有请女王‘不好看小姐’登场!”主持人喊爆了麦克风。

人群寂然无声,大家屏息以待,看不好看小姐到底长什么样子。

“晚上好。”不好看小姐迟疑着向大家招手。

人群哗然,看着空空的敞篷车咽口水。记者们对准了……对不起,记者们对着空气一通乱拍。

不好看小姐说:“你们别拍了,又看不见我。”

记者们连忙拿出录音笔。

不好看小姐说:“我穿着隐身衣。”

人群一阵叹息。“我们都想知道你是什么样子。”记者甲说。

“可我不想让你们知道。”

“她一定是嫌自己长得不好看。”记者乙说。

“瞎说,”记者丙反驳,“名人画完妆,长得都差不多。”

记者丁说:“兴许脸上有道疤。”

记者戊说:“兴许头发让火燎没了。”

记者己说:“兴许出家了。”

记者甲给了他们一人一个大嘴巴,“不管你长什么样子,在我们心里都很漂亮。”

不好看小姐说:“要是很丑,特别特别丑,贼丑,你们会怎么样?”

记者乙说:“会同样爱你。”说完,警惕地看着记者甲。

记者甲说:“会同样爱你,我们都爱你。”

记者乙松了一口气。

记者甲觉得说完话没人捧场,就顺手又给了记者乙一个嘴巴。满堂喝彩。全场高喊“脱衣服”,门口的保安忍不住往里看了几眼,心里嘀咕,怎么还有黄赌毒?

不好看小姐动摇了。她忽然想起小时候看的动画片,想起了圆圆的小丸子,即使长得不好看,大家都爱她。

不好看小姐利落地脱下了相随二十几年的隐身衣。

底下的人都定住了,瞳孔无限放大。

不好看小姐慌了,你们不是说,多丑都不在乎吗。

记者一阵猛拍,恨不得照下不好看小姐全身的每一个角落。不好看小姐想,完了,天塌了。

记者甲说:“这是我见过最漂亮的新娘。”

——新娘?

记者乙及时地搬来一面镜子,镜子里的不好看小姐美若天仙。

不好看小姐揉揉眼睛,看着镜子里落落大方的新娘,觉得天又被补好了,女娲效率就是高。

一张卡片掉在不好看小姐脚边:

姑娘:

恭喜你,十八岁了!

我帮你完成了愿望,变得又瘦又漂亮,只不过,你要先自信起来,早点脱掉这件衣服。

祝你早日看见这些字,至于婚纱,算是送你的成人礼啦。

神龙。

不好看姑娘泪流满面,她推开所有人,冲到大街上。

墨镜,墨镜,墨镜先生。

不好看小姐疯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去找墨镜先生。

为什么你踢倒了我的啤酒罐却不道歉。

为什么我伤了手指,你坐视不管。

为什么你说,我很漂亮。

我全知道了,你就是我等定一辈子的人。

不好看小姐跑掉了鞋子。

不好看小姐摔了两跤。

不好看小姐泪眼模糊,看不清楚信号灯。

不好看小姐跑到了机场,订下去云南的机票。

我也不确定你在哪,无论在哪,我都会找到你。

“如果你不愿对这个世界坦诚相见,香格里拉也不会接受你,况且,你很漂亮。”

现在我做回自己了,香格里拉还要我吗?

一年之后。

“不好看小姐”销声匿迹,人们爱上了另外一位诗人,同样闭门不出,同样神秘,网络上没有任何照片。

诗人叫做“墨镜先生”。

人们社交网络的签名清一色换成了墨镜先生的诗句,所有心情都可以找到合适的句子来表达。

人们爱墨镜先生,就像爱当年的不好看小姐一样。

很快,墨镜先生出了诗集。

人们一页页翻看的时候,都忽略了随书附赠的书签上的话。那段话是墨镜先生写的,行书,是在夜里两点,喝完十罐啤酒以后写的,那段话不算诗,那段话,墨镜先生花了一生来写。

“选择了逃避 就再也无法相逢

我藏住丑陋的代价 是与美丽擦肩而过

人海尽头 愿你珍重”

本文由雷速体育比分网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粗犷生长永久十七周岁的老姑娘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