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雷速体育比分网 > 文学小说 > 第九十章,第八十九章

第九十章,第八十九章

文章作者:文学小说 上传时间:2019-11-24

“在这儿,金警官,所有通话纪录都拿回来了。”“我们来看看……”“哎哟哟,这女人真是恶贯满盈啊,家族里的杀人案她一人全包揽了,父母谋杀自己的孩子,这种事真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啊……”“嗯……3月9日6点10分……没错,有和江天空通话的纪录……”“现在该怎么办,叫孩子爸爸过来看看?”“刚才已经和孩子爸爸联系通知过了,立刻去逮捕那两个开车的人。说是家里的家务大婶也参与进来了,把那个女人也带来。啊,还有做话剧演员的老人,忠州事故时驾驶员旁边说是他老婆的女人。”“那个,金警官,江天空他……”头顶上的一句话立马让我精神大作。“嗯,他也要出示一份证词,让他过来吧。”“可是,据说那个学生已经完全失去记忆了……”“什么……?”“因为交通事故他头部受了很重的伤。还有腿好像也有些问题……现在在康复诊疗中心,让他结束治疗后到这里来吗?”“唉……真是要发疯了……那江竹原呢……”“是,一会儿之后就……呃……?!?啊!!!-0-那个女孩逃走了!!!”“哎哟~!这个女孩怎么!!!-0-”……*康复诊疗中心。一幢大约八层楼的建筑,楼前是供病人散步的小路,此刻正有五六名患者坐在轮椅上,悠悠然闲逛着……这幢楼估计刚建不久,漂亮的天蓝色楼体忽悠忽悠闪着光芒……“江天空!!”久违的名字……几年不曾在我口中出现过……我沿着门前的小路,一边疯狂地呼喊着,一边向天空般蔚蓝的入口疾驰跑去。“江天空!!天空!!!!”又长又直的走道,连一个护士的人影都不见,进入这空虚寂寞的走道,仿佛走进了一个无比巨大的陷阱,我不由惶恐急躁地大声呼唤着那个家伙的名字。“姐姐,姐姐,你是谁啊?”左边的一间病房忽然悄悄拉开了门,从里面探出一个小脑袋……是一个大约九岁的小鬼头。“……”很明显,是一个身带残疾的小朋友,可他看上去那么幸福,笑得那么甜蜜……至少要比那个漂亮得像洋娃娃、却没有任何可以让人羡慕的美娜要幸福得多……“对不起……吵到你了,对不起……”“姐姐,你会不会玩翻叉叉?翻叉叉。”“对不起,大姐姐现在要找一个非常重要的人,下次再来陪你玩,下次一定陪你玩,小鬼。”我背过身,轻声温柔地对小鬼说道,同时眼睛扫向走道入口处,看见病人一个两个慢慢走了进来。这时,就在这时,小鬼有些受伤,有些难过地小声嘀咕,却猛地让我停下了步伐……“天空大哥……”“你认识天空!!!?”“天空大哥的女朋友就很好,总是陪我玩,总是总是陪我玩皮筋翻叉叉!!!她很好吧~~!!”“天空在哪儿!!!?”该死……小鬼口中的女朋友……女朋友也在这里吗……“姐姐,姐姐,你也要找天空哥打啵啵吗?大哥哥和姐姐你也要啵啵?!!!”臭小鬼,人小却一点不纯洁,一边开开心心唱着自己的歌,一边还不住问我一点都不纯洁的问题。我已经没有心思再理会他了,疯了似的向楼顶狂奔而去。没有信心……和女朋友肩并肩站在一起的那个家伙……我没有信心能用我的双眼清清楚楚看向他俩……可是……我还是停不下脚步……诸神啊~!!请允许我贪心一次吧……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守护……再让我守护一次天空…………给我机会也好,让我死心也好,总之我的双脚像箭一样一步步踩在楼梯上……不明白失去记忆对一个人意味着什么,我飞蛾扑火般扑向自己梦中的辉煌……从没有想过会受到什么样的冲击……冲击会何等有力……我没有给自己一分钟的准备时间……全神贯注在那推门的一刹那……*康复诊疗中心楼顶。哐当!!!门狂躁地叫喊着,就如我混乱焦急的心……该死……居然与德风高楼顶惊人的相似……栏杆被漆成绿色……空荡荡的无一物……还有那左边拐角一处的“风景”……完全是一模一样……我按住自己那似乎片刻间就要跳下楼顶的心脏,还有那再一次不断上涌的呕吐……不想被他们淅淅嗦嗦的声音排挤在外……缓缓地,缓缓地,向左边拐角处挪动步伐……我要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该是我也放弃那段记忆的时候了吗……他不会有事的……他没有伤得很重……他会笑得比以前更灿烂,更俊朗……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许愿的资格,只是拼命地在心中反复不断叨念……我要听清楚那个女孩在说什么……我一步一步地挪向拐角,越来越接近,越来越接近……“等天空哥你的腿全好了,我们一定要一起去一次你的别墅,好不好?!”“不会好了。”“不会的,会好的,我一定会让它好起来的!!!”“我变成这样,住在这里,你还是每天来陪着我,照顾我,所有的痛苦都藏在心里,所有的委屈都吞下肚子。”“别再说这种话了,天空哥!!”……所有的痛苦都藏在心里,所有的委屈都吞下肚子……这是我呀天空……这不是洪世珍,这是韩雪理呀…………眼睛早已失去焦点……我迷蒙地……看着眼前两个人……不,不是两个人,只有他是惟一,进入我眼中,在我眼里闪光的惟一一个人,……另一个部分,已被我用黑漆漆得干干净净,阴影得彻底。“是谁啊……?”头发长了许多……还是黑发最适合他,原来他以前都是染发的……脸还是如同以往般帅得罪恶,可是消瘦了许多……声音也变粗了……还有…………他已经彻底把我遗忘了……“姐姐,这儿……你怎么……怎么找到这儿来的……”世珍太惊讶了,天空的“女朋友”——世珍,连说话也变得磕磕巴巴起来……感觉自己仿佛随时都可能跌坐在地,我绷紧全身,腰挺得直直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江天空……就是这个家伙……这个给我施了魔法的家伙……让我的视线从此不在任何男人身上停留超过一秒……而他,还没有给我解除魔法,就已经永远永远抛却了我……还有云影……还有我……抛却了所有伤痛的记忆……我是如此鲜活地在你面前……而你却用这样的视线看着我……你的情话……你的爱……它们还活生生地存活在我扯痛的心里啊……“……江……天空……”“啊……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一句让我几乎要疑心自己耳朵的话……我和世珍的心同时都被揪紧了,两人各怀心思,表情各异地盯住天空……“拜托……天空哥……”世珍眼神哗地一黯。“拜托……天空……”我睫毛飞扬,眼睛一亮。接着……两人有短短的对视……“这是你的吧?!”天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学生证……是那张学生证,他说过到死也会铭记在心的学生证……看着手里的学生证,天空好奇地开口说。“……我……的……”“一直在我口袋里,我认识你吗?!”“……”“他们说我丧失了好多记忆,我也不知道了……总之是很多东西不记得了……所以请见谅。”“……见……谅……”“正轩初中二年级,这是我两年前就一直带着的……那么现在你读高一啰……?”“……两年……前……”“世珍,这女孩是谁啊?和我很熟吗?”天空的每一句话……每一句仿佛带着倒刺的话……我都会不断重复……重复……重复其中最伤人的部分……世珍默默淌下了泪……缓缓摇了一下头……“韩雪理?这个名字?到底是谁呢,真奇怪啊!”“……”“喂,你把头发放下来好啦!我觉得你披着头发更合适。”真不习惯他这种快活的声音……他把学生证搁到掌心,摊开手掌伸到我面前……似乎催促我赶快取回自己的东西……坏家伙……这个世界上最坏的家伙……到最后也不放弃任何剁烂揉碎我的机会……到死也永远会记住这个……这个学生证代表了。“这不是你的吗?”“……”“你的东西,你拿走吧。”“……”“我不想我女朋友因为这个觉得困扰,你拿走自己的东西吧。不管以前怎么样,我觉得现在更重要。”“你现在……幸福吗……”“什么?”“幸福……吗……”“呃。”想当然地回答……似乎很奇怪我为什么这么问似的,天空晃着手里的学生证,抬眼直直盯着我。“是吗……那就够了……如果你觉得幸福……那就够了……”“我让你把这个拿回去。”“不,这个你拿着。”“……?”“因为我曾经说过让你到死都要记得,所以到死都由你保管着。”“……究竟在说什么呀……你……”“只遵守这个承诺吧……否则我不是太悲惨了吗……”“你……是不是曾经喜欢过我……?”是不是曾经喜欢过你……你问我是不是曾经喜欢过你……你问我是不是曾经喜欢过你天空……“不!”“那你为什么……”“我曾经爱过你。”“……”“无论是死,是生,还是宇宙爆炸……”“……”啪……天空手中的学生证无力地滑落了下来……“姐姐,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的……”洪世珍呢喃着,呢喃着……好吵,洪世珍……爱一个人没有罪……但是撒谎有罪……辩解有罪……所以不要再撒谎了……不要在辩解了……“现在吐得都痛快了,不用每天每天在心里腻味翻腾了……”我下定决心,绝对绝对不会再回头看一眼……腿因沉重而蹒跚,不过路终究还是要走的,我一步一步缓缓向门靠近……万幸……真的是万幸……谢谢你的回答天空……说自己很幸福……虽然我将终身怨恨你的失忆……到死都会怀念永远永远将我忘记的……天空……孤独的雪理又要开始她的旅途了,像今天这样一步一步挪动着步伐……像今天这样奔跑……只留下她的背影……只剩下那首歌在反复吟唱……有关两个被完美忘却的女人的悲伤恋曲……“我熟睡时,你告诉我说你会带我走,我知道那是谎言,虽然你高唱爱情口口声声说着爱我。铭记在心永远不会忘记,记住孤单单的眼泪,记住孤单单的情歌,请不要忘记,永远留下记忆……请不要忘记,永远留下记忆……”

*康复诊疗中心。“姐姐!!等等!!姐姐!!!姐姐!!请停一下,我有话要对你说!!!”该知足了,对江天空,我该知足了……能用自己的双眼充分确定他的幸福……即使他不认识我,即使他完全忘记我……可能看他比以前更加幸福的笑容……我该知足了……“请到平昌洞……”我跳上停在诊疗中心前面的一辆出租车,轻轻告诉司机大叔我不得不去的目的地……“等等,姐姐!!!你不要走啊!!!”世珍紧紧抓住了我的衣领,我连抬眼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由着她,无力地靠在车后背上。“姐姐要走了,世珍……”“对不起……我不想这样的,姐姐……对不对……我真的不想这样的……我会让他幸福的……代替姐姐你……天空哥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一定会让他幸福的……我向你保证……”“好吧……一定……一定……”“如果那时天空哥没有去别墅……如果我没告诉他那些……对不起……我没有脸在姐姐面前出现……如果天空哥他还记得姐姐的话……我一定告诉天空哥姐姐你……”世珍低着头……不停……不停……唱着一个人的独角戏……“不要这么低声下气……”“姐姐……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这么柔弱脆弱的性格,是没有办法担起照顾天空的责任的,如果要留在他的身边,一定要坚强得不会流一滴眼泪,说话洪亮有力……即使是一堆女人涌上来,你也有绝对的力气可以打退她们……”“……”“我是不是说得太多了……”“我会的……姐姐……我一定会做得很好的,……真的会做得很好……”“谢谢……”微微一闪念间,我有种悲惨的后悔,“谢谢”,——这短短的谢词,我有资格说它吗……我有必要说它吗……摸了摸世珍依旧低垂的头,我推开她,拉上了出租车的车门……“对不起,大叔,请到平昌洞。”世珍飞快地转身跑回建筑物里……而我,直到这幢楼完全消失不见,才回过身来,不再呆呆看着楼顶上的天空……“江天空……”天空坐在楼顶上的栏杆上,兴奋地冲我使劲挥舞着手……这就是我和天空的最后一面……这就是我最后一次能看到的天空的脸……“让我好走吗……?你是在让我好走吗?TMD……”没道理他会听见……他当然不可能听见我在说些什么……这家伙在楼顶上,依旧挥舞着双手,依旧笑如绽放的鲜花……这笑容,是他在我身边时,不常见到的轻松惬意……好走啊,好走啊……这段时间让你受苦了……所以好走啊……这段时间我很抱歉……所以好走啊……这段时间我很开心……所以好走啊……“我走……TMD……就是你求我不走,我还是要走的……就是你跪下来求我,呜呜呜呜哭个不停,抱住我的腿不让我走,我还是要走的……”渐渐……渐渐……那家伙的脸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了……好想再见到……哪怕是给我一分钟的放纵……我也会奔到他面前,好好的,再次记忆他的脸……将我的名字从心底抹掉……将我俩的回忆从心中永远删除……在楼顶上兴奋地挥舞着双手……这就是你选择的结局,这就是你对待我的方式……给自己设下封印,在我内心深处钉下一颗钉子……“兔崽子,你要是再惹谁哭泣!!!再弄得要死要活,说什么找以前的女朋友!!!!再恢复记忆,说什么雪儿啊,云影啊,弄得世珍难受!!!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你决不能再惹世珍哭泣!!!”…………“不准恢复记忆!!!不准想起我!!!你要是那样,我真的会杀了你……如果你记起我,我一定会杀了你!!!”“……突突……”司机大叔飞快地驰离了健康诊疗中心,小心地从后视镜里观察着我的脸色……而我,很没水准的……憎恶着一切,呢喃发着毒誓……陷入自欺欺人的谎言漩涡……请记起我……天空……哪怕是一点点,请记起我……请再一次上前来抱紧我……请再一次从口中轻轻呼唤我的名字……请记起我………………即使是很痛,即使是你现在和世珍很幸福……可是……拜托……请记起我…………最后一次,请你呼唤我的名字……这才是我的真心……这软弱、卑微的乞求,才是我的真心……“如果你记起我……你……就死定了……”即使是只有一个旁听者——司机大叔,即使是到最后,我还是没放过自己,飞快地,吐出谎言……飞快地,闭上了眼睛……我早已下过决心,从蛇蝎贵妇家出来的那一瞬间开始……直到明天3月9日……我绝对不会再流一滴眼泪……虽然无处发泄的情绪让头痛得要炸掉……我还是,飞快地合上了双眼……还要一个和刚才不相上下的关口……我还能撑下去吗……我怀疑……*平昌洞。两年……不见了……它一如既往的……还是那么那么宏伟……寂寞啊……辛大叔去哪儿了呢……为什么大门这样大敞着……我嘴微张,呆呆地盯着两年未见的房子,忙着收拾自己混乱的心。豪华壮观的鬼屋似乎原封不动地封存了所有回忆……时间在这里停滞,我抬起脚,缓缓地……缓缓地……向那扇巨大的天蓝色大门走去……一步……两步……啪嗒,啪嗒……江尹湛,江天空,他们笑着闹着,在庭院的一角抓着橡皮水管打水仗,咯咯~咯咯~!笑声在庭院里回荡,尹湛和天空玩得多开心啊……“喂!雪理,你也过来玩!!!”“雪理,我叫你换了衣服也过来玩!!!”叫着我名字的天空……你还记得我啊……幸福地笑着的尹湛……我们还是能像最开始那样对不对……“啊啊啊啊啊啊啊!!!!!!”可是什么都没有……就像我现在痛苦的悲鸣一样……事实上,这庭院里什么都没有……除了凄清的死灰色,除了一片早已死掉的灰褐色草地,什么都看不见……打起精神来韩雪理,在一片什么都没有的庭院里看见幻影是不是太掉价了……只是和那个人打一下招呼……然后就很酷的,很帅气的,离开……榨干我的眼泪还不够……那两个家伙还想让我产生幻觉吗……“吱吱吱~~!”开门声幽幽地响起,我轻轻伸出一只脚,踏进这我曾经以为再也不会踏进的家门……房间里黑得让人毛骨悚然……宽敞的起居室里,连点灯光都没有,更别提一丝人气……我的肌肤片刻布满了层密密的鸡皮疙瘩。那家伙应该在家里啊……刚才给蛇蝎贵妇打电话的时候,分明说自己很痛来着……我连灯都忘了开,摸着黑,踩着楼梯,小心朝楼上走去……“江尹湛……尹湛……”好紧张,好担心,我此时的紧张程度不亚于刚才见到天空……我小心地挪动着脚步,一步一步,缓缓向位于边缘的尹湛房间靠近。“江尹湛……”不久……我已经完全站到了那家伙门前……久违了这门,确切地说,应该是两年……推开房门的那一刹那……闻到那熟悉气息的那一刹那……我的眼角忍不住湿了……他不在里面……电视、床、桌子、沙发,所有的东西都好生生地摆在原处……只有他……哪儿都不见他的身影……“江尹湛……!!!”我性急地大叫一声,想到他可能是在洗手间里……可是还是没有,没有回答,没有动静,只有走道里的黑暗凄清依旧。该不会……该不会……他已经接到警察局打来的电话了吧…………“江尹湛!!!”我的心咔嚓一沉,几乎是与思维同步,我踏踏踏踏一路碎步朝楼梯跑去……可是,就当我向下迈下第一步台阶的时候,我的左脚已经踩上了第一级台阶的时候……“我的房间……”我曾经的房间,几乎正对着楼梯,可怜的家伙已经失去了它的主人两年……而此刻,它的房门却洞开着……难道……也许……怀着一颗不确定的心,我吃力地收回踩在楼梯上的两只脚……转过身……向我的房间,蹒跚走去……几年不见,灰尘想必已经积得厚厚一层了吧……“嗯嗯……”渐渐走近,耳边愈发传来细细的喘息声……我希望不是的……我希望不是我心中所想的……“……江……尹……”嗓音哽咽在话尾,我连他三个字的名字都无法叫全……心好痛,悲伤得无法自制……因为这张久违出现在我面前的脸……江、尹、湛。“……尹湛啊……”我房间里什么都没有……没有床……没有窗帘……没有梳妆台……没有书桌……甚至连墙上挂着的像框都取了下来……暖气也是关着的……黑暗……潮湿……阴冷得像一座冰窖……可是……他在里面……在我空荡荡得让人想流泪的房里面……“……嗯……”循着微弱得难以辨别的呼吸声……我在房间的一角发现了他……他背对着门,面对着墙,靠着墙角蜷缩成一团,虽然无法看清他正面……可那比以前瘦小许多的身体……比以前佝偻许多的背影……“傻瓜……冻死人的天气……你知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什么……知道自己难受,身体不舒服,也不知道把暖气打开……”“嗯……”他嘴里发出孩子般的轻哼声。“……尹湛……”我手伸向他滚烫的额头,我坐到他身后轻轻呼唤着他的名字……甚至是抓住他的手臂不停晃动他……可尹湛,他依旧深深地埋首靠在墙壁上,没有丝毫醒转的意思。“这么冷为什么还要守在这儿……为什么把自己弄成这样……哭过了,也痛过了……为什么还要等那个没有良心的坏丫头……为什么要让自己这么痛苦,不要再想她不就好了……那个到死都只想着另一个男人的坏女孩,你为什么要等…………”渐渐习惯了黑暗……我的眼睛开始看清那个家伙的轮廓……江尹湛……他紧闭着双眼,无言地,缓缓向我这边转过身来……瞬时间……我曾经下决心再也不会流出的眼泪……那眼泪……唰地夺眶而出……我的誓言彻底被粉碎……他仿佛刚和谁在外面大干了一架回来,脸上大大小小布满了伤痕,原本漂亮的两颗眼珠不复昔日的光彩;眼眶发青,深深地凹陷下去,每晚不知流过了多少眼泪,头发凌乱地贴在脑门上,不知道是被他的汗水,还是他的眼泪濡湿……“你……真是……比我更傻、更要不得的傻瓜王中王……白痴王中王……”“……”“生病了,就该去医院啊……傻呆在这个房里能有什么用……”我哽咽着,轻轻拔开他脑门上的头发。“妈……妈……?”“……”他一句妈妈的呼唤,重新把我的记忆拉回现实……不错……江尹湛的亲妈妈……那样一个女人……我这双手刚才还放在她的脖子上,企图掐死她……而现在,她因为我被关进了警察局,濒临崩溃的边缘……让我亲手送进监狱的那个女人……她,正是尹湛在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亲生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尹湛梦呓般地轻声呼唤着,不知道是仍处于半梦半醒的昏迷状态,还是已经醒了,把我错觉成他的妈妈……我的手僵在半空中,不知该如何是好……尹湛适时解决了我的困惑,他忽地紧紧抓过我懵懂的手,歪着头,把它贴在自己热烘烘的左脸颊上……“你的儿子现在好难过……”“……”“不过妈妈……真的是第一次啊……儿子说不舒服,你就这么赶过来……”咚……一滴冰冷的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滑到我手上……我远没有自己想像的那般坚强,狂涌而上的罪与罚似乎须弥间就会把我吞噬掉……在我完全被吞噬掉之前,在我的脑袋和胸口完全爆炸掉之前……我飞快地从口袋深处掏出那家伙曾经给我的手机,扔在地上……“踏踏踏踏!”我仓皇地逃出自己的房间,每一声脚步都是催促我赶快离开的战鼓。“啊啊啊啊啊啊!!!”和进来时同样的悲鸣……只不过现在的悲鸣更加高亢,更加沉重……*平昌洞家中的庭院。本想好好对你说声再见,然后再离开的,可是我发现自己做不到……对不起,尹湛,真的好想再次细细看看你,无论是眼泪还是咒骂,我都能无怨无悔、心甘情愿地接受……然后,离开……可是我终究还是做不到,江尹湛……那一瞬间,我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能面对你的自信……我终究还是无法面对你……用力推开被我半掩上的大门……我残忍地离开这里……从头到尾……我都不曾再回头看它一次……面对这幢诡异的鬼屋……我也能变得残忍而无情了……可是……就在我深吸一口气,用尽全身的气力要再次关上那扇大门的一刹那……就在我以为所有的事情都响起了终曲的时候……我,留恋地,再一次把视线投向那庭院……幻想着天空和尹湛在这里开开心心嬉闹的样子……“妈的!!!这手机是从哪里跑出来的!!!………………”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发生了……尹湛,他手里拿着那个手机……仿佛龙卷风刮过似的从屋里横七竖八地冲了出来……在庭院里一阵东一阵西乱窜之后,他嗖地停在了我面前……于是,四目相投,时光停滞……“……”我僵硬在原地……同样地,那个家伙也发现了我,呆在原地。“雪……理……?”仿佛是在朗读超级晦涩的国语课本……不带任何感情……眼底也空洞得看不见任何情绪……那家伙,就这样轻易叫出了我的名字……那个我从天空口中再也不会听到的名字……那个我试图和这个家一起湮灭的名字……

本文由雷速体育比分网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九十章,第八十九章

关键词: